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107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白丝足交征服世界

  10年前,日本女忍者潜入中国的道家门派卧底,在给中国人当了8年的炉鼎后成功的偷到了房中术的秘密,自此女忍开始崛起。

  在一个富丽堂皇的房间里,来自铁血联盟的健壮男人为了证明男人的统治地位来到这里想要抹除名为白色玫瑰的女性暗杀组织,迎接他们的女杀手却只有三个。

  一个穿着白色水晶丝、蓝白配色的情趣女仆装的女性从众女中走出来,那就是白丝玉女璐鱼鱼,她的眼神里透着媚意的扫过男性,心中默默的对这几个男人的身体素质有了个估计,陆鱼鱼笑着对自己的姐妹们说:「对面都挺强壮的嘛~」一个神似毒岛伢子的妖媚女孩不屑的说:「银样蜡枪头,等会一个。一个。把他们的赤精都采出来。」璐鱼鱼嘻嘻一笑:「筱月玲你别太强硬,万一把男人吓萎了怎么办?」

  玲闻言,诱惑的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上唇,淡淡的说:「在被我榨干前,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硬起来。」

  「好啦好啦,还上不上啊?我已经等不及了!」一个穿着eva里的红色紧身服的少女抿着嘴说道。璐鱼鱼看她已经等不及了,就准备开始这场淫戏,「小天女你别急,我去宣布开始啊。」

  陆鱼鱼走上擂台,说:「那么性斗开始!白色玫瑰,白丝玉女璐鱼鱼、夜蝴筱月玲、小天女莫巧瑞请指教!」

  其余二女也都走着猫步到了擂台上。

  铁血联盟的队长木城海看到白色玫瑰的参战少女们如此娇媚,心中也没了十足的把握。

  「我们铁血盟木城海、陈远、岛目雄二」三名精壮男性应声而出。

  擂台一阵机关响动,三张能睡4个人的大床升起,两两配对。

  璐鱼鱼对决木城海

  璐鱼鱼虽然只有17岁,但是在性忍法上已经如火纯青了,很多男人觉得一个小女生能够轻松的征服她但是却都被她的白丝玉足统统榨干。

  木城海脱下了衣服,露出了一身精壮的肌肉以及一根18厘米的鸡吧,陆鱼鱼一看,嗤笑一声「比我估计的要小嘛~」木城海脸色一变,「说小?看我怎么插你的时候你笑的笑不出来!」男人对于被人说小总是会很伤自尊,一个猛虎扑食扑向璐鱼鱼,璐鱼鱼娇笑着闪开带起香风阵阵,就在床上这么大的空间轻松的闪躲过男人的手。

  「咯咯咯~大哥哥你连摸都摸不到本小姐,还想干死本小姐,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让我用我的美腿足技来好好榨干你吧~」

  璐鱼鱼说着一记乳燕投巢闯入木城海怀中,青葱玉指轻轻在木城海的大动脉上一嗯,让男人血气不畅,顺势将男人扑倒在床上,白色丝袜已经蹭上了木城海的双腿腿。

  「大哥哥~鱼鱼的丝袜腿摸的舒服么?好想把哥哥的精液摸在上面啊~」
  璐鱼鱼用天真无辜的眼神说出让男人血脉喷张的淫语让木城海的肉棒又硬了几分。硬挺的肉棒昂起头,正好贴着璐鱼鱼的柔软的小肚子。

  璐鱼鱼娇嗔一声「哈~小宝贝,姐姐让你和小姐姐碰个面~别被小姐姐欺负哭哦~」

  素手撩起裙子,让肉棒隔着白丝与蜜唇摩擦。

  「好舒服……这就是白丝玉女的水晶丝袜的触感么。」木城海心中叹道。
  少女特有的柔软又有弹性的腹部再加上丝袜的触感,让木城海不敢轻举妄动,摩擦正给他的肉棒带来更多的快感。

  「来蹭蹭你的肉沟沟~」璐鱼鱼胯部向肉棒用力一顶往上一蹭,然后滑回来。
  木城海被璐鱼鱼磨得奇痒难耐。肉棒火热热的,精液已经在管道里蓄势待发了。

  「丝~别!等一下」刚刚还咄咄逼人的木城海短短10分钟就让白丝玉女磨的抬不起头虽然现在还没射出来,但是明眼人都已经看出璐鱼鱼已经占了上风。
  「等?不等~~小鱼鱼要来咯~忍术~燕枭~」

  璐鱼鱼笑着摆动小腰对男人发出催精的信号。

  「哦!!!!啊!!!!额!额!啊!!!啊!!」

  木城海抽搐着顶起了腰。

  这时璐鱼鱼松开了双腿对男人的控制,坐在了木城海的两腿间,众人一看,璐鱼鱼情趣女仆小短裙湿了一大块,当璐鱼鱼撩起裙子,白丝连裤袜上沾了一大片精液,象征着木城海的已经输了一阵。

  「怎……怎么会……」被榨出一发的木城海有些恍惚。

  「呵,连鱼鱼的燕枭都没挺过去。废物。」月玲不屑的评价了男人的表现。
  「变得老实了嘛~~」璐鱼鱼伸出手指在白丝上画着圈,精液渐渐的被均匀的涂抹开来,很快被丝袜吸收干净了。

  璐鱼鱼满意的娇笑着,然后解开了被精液染湿一块的情趣女仆裙,纤长的美腿轻轻蹭到失神中的木城海的肉棒边。

  「嗯哼哼~~本小姐要开始下一阶段咯?」璐鱼鱼象征性的询问了失神中的木城海的意见,不等回应白丝美腿开始了少女的取经大业。

  玉足一左一右夹着着木城海的肉棒,两只玉足如同灵巧的蝴蝶,忽上忽下的律动着肉棒,木城海爽的丝~的吸了口冷气,「足技!-蝶弄!」丝足飞快的上下套弄,但是白丝玉女的忍术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在看似不规律的套弄中,璐鱼鱼的小脚在肉棒的几个部位会更快速的撸动!而这几处正是铁血盟修炼的棒功的弱点!

  肉棒在白丝玉足中时隐时现,透着肉色的白色玻璃丝足将木城海套弄的极爽,「哈哈~哥哥不会是足技第一式就想射了吧?」璐鱼鱼掩嘴笑道。

  「才不会这么简单就……啊!」木城海话音未落,璐鱼鱼突然换了招式。原本绕柱蝶舞的两只玉足,其中右足踩在龟头上左右旋扭,左足用脚背将肉棒往右足嫩肉里顶。

  白丝玉足的代替她的主人发出了催精令!小脚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木城海爽的两腿打颤

  接着包裹白丝的脚趾轻轻逗弄马眼

  这看似轻柔实则致命的刺激让木城海毫无反抗的被玩到高潮,「忍术。画精~哥哥~给我射吧!!!」

  「怎么怎么会!啊!!别搔马眼了!啊……啊……啊!啊!~!……射了!!!」

  璐鱼鱼的榨精宣言一出伴随着脚上的动作让大肉棒抽搐着将一股股浓精biubiu的射进在白丝玉足里,「嘻嘻嘻~~大哥哥又射出来了啊?不许泄气哟~看招看招!」

  突袭成功的璐鱼鱼笑的花枝乱颤,玉足却没有丝毫停滞,趁着男人阳精初射龟头敏感。玉足再施展性技,左右摇旋,脚趾不时的叩击马眼。

  持续不断的快感刺激让木城海不停射出精液在白丝上。

  「大哥哥的精液好浓啊~你看~我的丝袜被你的精液弄湿咯~看看~咯咯咯~」木城海不敢相信的看着璐鱼鱼的脚,上面白浊的精液渐渐的被丝袜吸收。

  「这……不是一般的丝袜吧……呼……呼」

  「被发现了嘛?嘿嘿嘿~这双白丝的确不是一般丝袜哦…这是我们足月流的秘制忍具,采精媚丝,嘿咻~又跤出大哥哥的精液了~啊啦啦~舒服的腰都顶起来了~咯咯咯」

  就在说话间璐鱼鱼的丝足裹住龟头一阵猛攻,又让木城海丢盔卸甲,

  吸收了男人精液的白丝变得愈发的顺滑

  「我的玉足是不是很舒服啊?采精媚丝能让你们射精的同时,还能让我们吸收你们的精华~大哥哥是永远打不赢穿着丝袜的女生的~你会被我们榨·干·哟·」

  「你胡说!有本事用你的花穴来榨干我!」

  「哈哈哈~哥哥你想试试我的小穴么~好啊~那就让你品一品我的九转困龙穴吧~」

  木城海扶着鱼鱼的屁股,用正常位缓缓的将自己的肉棒隔着白丝闯入鱼鱼的花穴。

  采精媚丝的裆部由不同的丝料制成。男人刺入就想带了层避孕套,然而和避孕套不一样的是,这会是个销魂榨精套。

  啪!啪!啪!

  木城海提臂狂攻鱼鱼的困龙穴,肉棒在花穴里左突右攻!

  在哪里!璐鱼鱼的弱点!

  「嗯~嗯嗯嗯嗯~嗯~啊~哥哥插的好快啊~~咿~~这里好舒服啊~哥哥加油~~」璐鱼鱼俏脸微红,但仍游刃有余的用话术挑逗着木城海。

  哈!哈!哈!哈!

  我要不行了……这个婊子好像也快高潮了!这里!

  木城海就在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找到了璐鱼鱼的「g点」!此时,木成海也无暇顾及是否是陷阱了,他孤注一掷的往璐鱼鱼的敏感点冲刺。木城海摆腰急挺,红红的肉棒如红缨枪一般向他的敌人刺去

  但是代价是不停高涨的快感。璐鱼鱼的小穴每每受到肉棒的攻击,就会自动的收缩绞首龟头。

  「嘻嘻嘻~啊咿呀~好哥哥你好卖力啊~我快被你弄到高潮了~嘻嘻嘻」
  璐鱼鱼娇笑着调戏着木城海,两条白丝美腿却在木城海的腰后交叉锁紧了。
  木城海的冲刺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大大大哥哥~怎么不插人家的g点了呢?嘻嘻嘻,还是说,大哥哥已经要投降了么?嘻嘻嘻~鱼鱼的小穴又要赢了~」璐鱼鱼俏皮的笑着,锁在男人腰后的小脚得意的翘着。

  木城海涨红着脸,我要赶紧把肉棒从她的小穴里拔出来…

  木城海慢慢的将肉棒往外抽,但是被精明的鱼鱼给发现了

  「啊!大哥哥你想跑了么!鱼鱼不会让你如意的~哥哥的精液都要成为我的战利品哟~」璐鱼鱼宣示了肉棒的主权,两只小脚往里一夹,木城海的肉棒不由自主的被推进的鱼鱼的小穴。

  「不…不要!」木城海徒然的挣扎着,但是璐鱼鱼丝毫没有怜悯他。

  「再见了~大~哥~哥」璐鱼鱼对木城海说了告别,此时小穴里肉棒被紧致的媚肉疯狂的榨取,失去抵抗能力的肉棒已经变成了璐鱼鱼的精液吸管。只要璐鱼鱼轻轻的扭几下,木城海的精液就会咻咻的射出来,就算射出了精液,肉棒在鱼鱼的挑逗下无法软下。

  过了一会,鱼鱼像八爪鱼一样牢牢的搂住木城海,腰部不停地小幅度震颤,
  「忍术__腰振」

  璐鱼鱼一声娇喝!小腰快速的前后扭振,同时肉穴收紧,紧紧贴合肉棒的敏感带,只见木城海浑身颤抖,腰部不自觉的向上顶起,不知不觉,已经彻底的拜倒在璐鱼鱼的高超性技下。

  过了好一会,璐鱼鱼轻松的从木城海瘫软的身上起来,优雅的拂过白丝美腿。
  「咯咯咯~我赢了~」白丝玉女优雅的坐在床边,慢慢消化刚刚榨来的精华。
  第一阵。白丝玉女胜

  铁血盟出师不利,木城海竟然被白丝玉女榨干超乎了男人的想象。

  决斗是残酷的,第二阵也按时开始了。此时,夜蝶筱月玲已经从准备区走到了床边,陈远也站在她的身后。

  璐鱼鱼舔着手指,宣布到「第二阵,筱月玲对阵陈远~开始!」

  「木哥!我会为你报仇的!」

  面对眼前的尤物,陈远上来就直奔主题,脱下了衣服。

  陈远心想:「这些女人虽然力气不大,但是速度很快,我不能和她们先缠斗了,直接做爱一分胜负吧。」

  等到他脱完,筱月玲却片缕未落。

  月玲笑着看着陈远,提起裙子露出了没穿内裤的真空黑丝,然后跨上了陈远的肉棒。

  月玲娇笑着说:「这么急着想插本小姐的小穴,你个色胚~哪有这么容易就给你插呢~」

  月玲的两条黑丝美腿夹住陈远的胯,在百褶裙的遮掩下,她用自己双腿间的肉唇隔着丝袜与肉棒厮磨。

  「怎么样~你们这种早泄的萎男是不是快想射了呢?」月玲边说着,纤腰扭动起来,带动着黑丝肉唇亲吻摩擦着男人的肉棒。

  陈远闭着双眼,不去看身上的尤物,默默地忍受着女人的纤腰漫舞。

  月玲不停地摩擦着肉棒,顺滑的丝袜美腿不停地拂过陈远的大腿。

  渐渐的,月玲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正常情况下,男人在她的蹂躏下,这时候应该射了。可是陈远却一直没变化,甚至肉棒都是半软半硬的。

  「小弟弟~别那么紧张啊~放松点,本小姐很快会带你升天的哟~」

  月玲娇喘着引诱陈远,却不想陈远突然抓住她的纤腰把她往边上一摔。月玲娇呼一声,陡然间,便离开了陈远的身上,趴在了床上。

  「诶!他竟然还手了?!」发懵的月玲突然觉得腰间一紧胯下一阵湿热。
  只见陈远跪坐在月玲的两腿间,宽大的手掌牢牢地抓住月玲的纤腰,那一阵湿热正是陈远在舔舐小穴。

  陈远哈哈一笑:「被我抓到破绽了吧!这样你就弄不到我的肉棒了!小美人,乖乖的泄身吧!」

  陈远的舌头隔着薄薄的黑丝袜顶弄着月玲的小穴,弹性极佳的采精丝袜这时候却起不到保护月玲的作用。

  黑丝变成陈远那粗舌的形状在月玲小穴里肆虐。

  「啊……噫……嗯啊……嗯啊……我……不……行……可…可恶……啊啊」月玲对陈远的口舌攻击显得受用至极,在单方面的进攻下月玲就像水一般在陈远的怀里化掉。

  陈远得意的看着小蝴蝶在他手里从挣扎到顺从。

  突然,陈远觉得胯间一热,嘴上也为之一顿。

  原来是月玲伸出美腿玉足去夹陈远的肉棒!

  「唔!」陈远闷哼一声,原来在舔穴的舌头也为之一顿。

  筱月玲一得到喘息的机会,就张开脚趾,脚趾间的丝袜裹住套牢了龟头,然后轻轻的摇了两摇。

  「啊……我!」陈远要害被制,浑身发软。

  月玲一边用脚摇着被丝袜裹住的肉棒一边喘息着说:「哈……哈……差点就让你把本小姐舔到泄身了……哈……那几下还蛮厉害的嘛,要不要当我的性奴啊~」
  陈远肉棒跳了一下,但是他还是毅然拒绝道:「滚!男人怎么可能去当女人的性奴!」

  「哟~还挺烈的,看招!」月玲说完,脚趾开始夹紧,两只脚趾牢牢的夹住了龟头,然后脚趾上下交错的扭动,不停地摩擦陈远肉棒的棱冠!

  陈远啊的叫出一身,已经无法顾及月玲的肉穴了

  此时完全释放的月玲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去榨精了。

  月玲脚腕轻转,但是敏感的龟头却扛不住这摩擦!

  「嘶……慢点……慢点……可恶,贱人」陈远眼见大好局势逆转痛心不以,但是胯间的快感也让他暗爽不以。

  月玲扭身看向陈远,笑着说:「刚刚那么扭你都没射,怎么用脚夹两下你就不行了啊呀~哦~~你不会是变态足控吧?」

  陈远一言不发,但是肉棒在月玲的脚夹下狂跳不止。

  月玲用玉足夹着肉棒往右边一带,陈远肉棒被制,只能顺从的从月玲的身上挪到一边。

  月玲轻巧的一个翻身。玉足也夹着龟头轻柔的转了一圈。

  月玲终于可以正视陈远了,筱月玲眯着眼睛望向自己的玉足。只见脚缝间已经被膨胀的龟头挤满了,马眼还不停的往外吐着半透明的先走汁。

  「哈……先走汁已经把我的丝袜都浸湿了~你就这么想被我的脚趾给夹出来么~」

  右脚脚趾隔着丝袜逗弄着龟头的同时也将固定在那里,然后左脚则用脚尖揉搓着包皮系带那得沟沟。

  脚趾不停地画圈,丝袜顺滑的触感不停地刺激着龟头,很快,陈远就临近顶点了。

  「啊~~射吧~射在我的脚上吧~足控的变态~」

  陈远一声呻吟,肉棒一热,月玲一感到射精的前兆,小脚都牢牢的夹住龟头,只见一注暖流涌出肉棒,然后被黑丝玉足的脚心吸干。

  「啊额……输……输了……」陈远微微抽搐着将自己的精液一注有一注的射进早有准备的足穴中。

  「终于射出来了呢~看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来做我的精奴吧~」

  听到这要求,一想到每天被月玲用黑丝美腿用各种姿势榨干,陈远有些动摇了。

  「我……我不能。」

  「切~看来还是不服输呢。那就用绝招。吸。干。你。哦……」

  只见月玲又像开始那样跨坐上陈远的肉棒,隔着黑丝拨弄了下她有着妖媚形状的两片阴唇,然后将肉棒裹着黑丝送入了穴中。

  「好……好热……好紧……哦……」

  陈远的肉棒在经过射精后立刻被月玲的蝴蝶穴吞入必然是凶多吉少。

  此时的筱月玲已经开始上下旋钮着腰部了。两只素手轻轻的揉动睾丸。
  随着纤腰一圈一圈的扭动,肉棒又开始膨胀跳动。

  突然素手轻轻一捏睾丸,陈远打了个哆嗦,一注精液就射进了月玲的丝穴里。
  「啊~姆~热热的精液又进来了~嗷…我再吸~」月玲娇吟一声,开始用一种特殊的发力扭动纤腰。

  纤腰一折,紧紧贴着陈远的小腹,阴道也变得更加曲折多变。

  维持这种样子月玲又开始飞快的起落,一阵一阵的吸力透过丝袜嘬着龟头。
  陈远一阵麻痒,一发热精又注入了月玲的小穴。

  此时月玲却不知疲倦的不停扭吸肉棒,陈远被吮的微微顶起身子,热流源源不断地注入了月玲的身体。

  充足的精液让月玲红润的脸上浮出一抹充满媚意的微笑。

  「嗯~本小姐吃饱了~你小子还算有些本领的,差点就翻车了。」

  筱月玲优雅的从陈远的身上站了起来,拎起裙角,露出了吸满精液的采精媚丝。

  原本包裹修长玉腿的黑丝已经被男人的精液养成了灰丝。

  陈远双目迷离的瘫在床上。

  本该直接宣布胜利的筱月玲却又将灰丝美足伸了出来。

  「嘻嘻嘻,我说过要采出你的血精吧~」筱月玲戏谑的看着陈远渐渐变软的肉棒。

  「来试试进阶到灰丝的采精媚丝吧~」

  筱月玲两手剥开软掉肉棒的包皮,嘴唇轻吻上龟头的瞬间,小嘴刺溜一声将龟头吸进嘴中。

  粉舌在口中不停地扫着龟头,舌头上的肉粒紧紧贴着龟头,给陈远疲软的龟头带来剧烈的刺激。

  不一会儿,陈远的肉棒在筱月玲的舌奸下又开始硬挺起来。

  肉棒微微抖动,仿佛对眼前的灰丝玉足产生了恐惧。但是想到被榨取的快感,肉棒始终还是硬挺着。

  「灰丝……」对于陈远来说,穿灰丝的对手也是很少见到的。

  灰丝的丝袜美腿不同于黑白两色,她有一种夹在中间的异样感。

  正当陈远准备迎接月玲的足交时,他的后庭却出乎意料的被另一个女人用手指攻入了!

  紧接着,两只软蛋被一只素手握在手中。

  陈远努力的低头去看,竟然是璐鱼鱼!

  「你竟然违反规则?!岛目雄二!快制止他!!!」陈远气愤的怒吼着。
  当他望向岛目雄二时,只见他与小天女四手相握,小天女背对着他坐在他怀中。

  纤腰温柔的画着圈,岛目雄二很是享受的昂起了头。

  「你?!背叛我们???」

  话未说完,陈远已经发现情况不对,雄二的目光呆滞,而小天女温柔的扭动下,雄二的肉棒不停地抽搐,小天女的胯间满是滑腻的精液。

  此时,他也无暇顾及岛目雄二是怎么回事了。

  「还有空看别人……你这是看不起我们么~想试试前列腺按摩么?」璐鱼鱼嘟着嘴,食指已经开始按摩陈远的要害了。

  同时,月玲的灰丝美腿也没有闲着,细心的控制着龟头处于脚心的笼罩下,玉足不停地以龟头为中心旋扭。

  「啊~嗯……可恶……啊、啊~要……要……射了」陈远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熊腰不停地向月玲的脚心顶起,丝足的脚心仿佛有一股吸力……

  「把你的精液,全都射在我的玉足上吧~大。笨。蛋。」

  月玲用脚尖在马眼上快速的画圈,然后璐鱼鱼双手握住陈远的蛋蛋轻轻一捏……

  「啊!额……啊……哈……不……」

  只见肉棒疯狂颤抖,一股股精液从肉棒里射出,月玲停下脚尖的旋转,用脚心弯曲的足弓和丝袜形成的空隙来吸收陈远射出的精液,

  「哎呀,快停了,月玲,再用脚榨一下啊」

  「哎~我知道~」

  丝袜玉足吸满了精液,摩擦起龟头来十分滑腻舒服,本应结束的射精,在月玲的足技下又延续了下去。

  「哎~吸满了~鱼鱼,你还有丝袜么?」

  「喏,只有这个了。」说着鱼鱼给了月玲一双备用的蕾丝花边短白丝。
  「嘻嘻,刚好把肉棒套进去呢~」

  月玲闻言,就将丝袜套到肉棒上。

  丝袜绝佳的弹性,让丝袜包裹住了肉棒的每一寸

  「已经变成了白丝肉棒了呢~」

  陈远看着肉棒被套上白丝短袜,视野渐渐模糊,被榨取太多的他昏睡了过去。
  在这个看不到外界光线的地方。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

  陈远的意识换换苏醒………他感觉时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这是什么!!」他低头看着自己的下身

  肉棒被洁白的蕾丝短袜紧密的附着。

  两颗蛋蛋也刚好被包裹其中在短袜的脚跟位置。

  身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醒了么~ 」

  这声音……是筱月玲

  筱月玲身着白色薄纱蕾丝胸衣,匍匐在床边。一只带着蕾丝手套的素手轻轻拂过陈远的身体。

  「你们……竟然耍诈……」陈远试着去脱下肉棒上的短袜,但是上面抹了一层滑腻的液体,每次往外拉反而让自己的肉棒起了反应。

  「哼哼……别想脱下这个丝袜了~ 上面抹满了香~ 髓~ 液~ 」月玲讲陈远的
左手拉进怀里紧紧搂住,有用自己的手指去撩拨裹在白丝里的肉棒……素手在龟头上来回滑动,套着浸透香髓液丝袜的肉棒分外的丝滑。仿佛是一条白色的泥鳅。
  「可恶……怎么我没力气了」陈远想要挣脱月玲温柔的怀抱,却感受到自己虚弱的体力。

  「哎呀呀~ 还妄图挣扎么~ 我的丝袜还套在上面呢。」月玲一边说着,一遍素手又轻轻握住了陈远的龟头左右旋扭着。

  一阵阵酥麻的电流伴随着月玲小手的动作,从肉棒直冲陈远的大脑。

  「啊……嗯……可恶……快把你的丝袜从我身上拿下来!」陈远的脸也随着快感的堆砌慢慢的涨红了。

  「嗯~ 那可是做不到啊~ 想脱下来,你得把你下面的那根小可爱软下来哦~不过,你放心,等我榨干你了,肉棒就自然的软下来咯~ 」一边说着月玲一边俏皮的食指弹了下肉棒

  月玲俯下身子隔着丝袜用舌尖挑逗了下肉沟:「那今天先来点前戏吧~ 哼哼」
  月玲的粉唇轻启将白丝肉棒含入口中,一条香软的小舌不停的搅弄着龟头,快感不停的袭来,却不像第一次那样很快就让陈远射出来。

  「哈……习惯以后,你也不过如此。」陈远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

  月玲突然停了下来,粉唇离开龟头的时候发出了「啵~ 」的一声轻响「哼哼~ 是不是觉得自己变厉害了?哈~ 别傻了~ 那是白丝短袜帮你减轻了一部分快感」

  月玲的小手接过嘴的活,继续在滑腻的白色肉棒上活动着

  「不过,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月玲俯下身子,白纱、小腹、胸依次贴在陈远的身上。

  月玲的脸凑到了陈远的耳边「呼……等会你射的时候,量会超级大哦~ 哼哼哼……」

  说着素手又紧紧的握了两下肉棒,肉棒好像对即将被榨干兴奋极了不停的搏动着。

  「你是不是要等不及了~ 等会就带你进入极乐哦~ 」

  月玲磨磨蹭蹭的从陈远身体蹭到腿边,跪坐在陈远的双腿间,臻首渐低,最终贴在肉棒上。

  「白色蕾丝的肉棒也挺可爱的嘛~ 啊~ 唔~ 」粉唇一张,肉棒就已经被含在
了嘴中。

  「呲溜~ 呲溜~ 」吮吸的声音弥散在不大的小房间里。

  如蛇的小舌灵动的游走在龟头的各个位置,月玲不停的搜寻着肉棒敏感的地方,每当发现一处,舌尖就会毫不留情的顶弄那个点,然后再深深吞下肉棒,陈远只觉一阵快感直涌心头然后肉棒又马上进入一处狭小的肉套中被挤压、套弄。
  陈远紧绷的身体开始慢慢的抖动,月玲一见陈远要坚持不住了,就将肉棒吐出,只留最敏感的龟头在嘴里。

  「唔嗯~ 呲溜~ 呲溜~ 差不多是时候了………陈远君,把你珍贵的精液射出
来吧~ (比心)」月玲微眯着眼轻轻咬着龟头,隔着白丝咬龟头的刺激强烈而不痛苦。

  精关被这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肉棒跳动着射出了今天的第一发精液。
  蓬勃的生命精华从马眼涌出,在丝袜的顶端汇聚,然后在神奇的采精媚丝里渐渐消散,被均匀的吸收了。原本还能透出一点肉色的白丝,白的更加凝实了。
  「射出来了~ 一发可不够啊……快~ 再射出温热的精液吧~ 这满溢的精气让
人欲罢不能啊~ 」月玲舔着嘴唇,看着自己的战利品慢慢被媚丝吸收,却没有感到满意。

  粉唇又包裹上了肉棒「咕唔……必须……再给陈君更多的快乐呢~ 」月玲舌头裹住龟头,臻首不停的上下起伏。

  陈远此时已经爽的无法思考逃脱的事情了「啊……月玲的口技……太厉害了。舌头……一直不停的舔弄着我的龟头。同时口腔里还有那么一股吸力……额啊……」

  陈远又一次达到了极限,熊腰抽搐着向上顶起

  筱月玲紧紧抓住陈远的臀部,运起房中术的异化版——振蝶吸阳功「嗯~ 啊~ 射吧射吧~ 我会用我的嘴帮你都弄出来的~ 啵~ 」

  小舌围着马眼不停打转,同时源源不断的将阴气吹入马眼。

  陈远只觉一股冰爽的气流慢慢的走遍了全身,全身的气力都随着那股气流慢慢汇聚起来。

  月玲感到口中的肉棒越来越热,心中窃喜,振蝶吸阳功在一般情况下,会吹起肉棒的包皮,然后小舌可以直接裹住肉棒,再将自己的阴气输入男人体内,然后阴阳两气混合后在通过对自己的阴气操纵,将所有的精华都真空吮吸出来。
  不过这次套了白丝,套的时候,龟头就已经被白丝好好的包裹住了。

  「哦姆~ 吸溜~ 吸溜~ 」时机到了,月玲的小嘴已经开始真空吮吸肉棒了。

  「uh………我……射了……」陈远只觉得自己操控不住身体,肉棒不停的抽搐,一阵一阵的极乐快感冲破了极限。

  一股股精液喷薄而出,啾啾的,灌满了丝袜。

  「哈啊~ 唔姆~ 啊~ 射出来咯~ 陈君」月玲眼角带着媚意注视着陈君,嘴上
却又马不停蹄的继续吮吸着。

  白丝很快变得一丝肉色都看不到了。多余精液从丝袜的足尖位置溢出。
  「嗯姆~ 这下丝袜吸满了呢~ 剩下的就都是我的了~ 嘿~ 」月玲开始快乐的
收割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混合了月玲阴气的阳液再也不能被陈远自己的意志关住。

  小舌在龟头上画起了榨精的八字舞。

  刚刚缓下的陈远再一次进入了大量射精的状态。

  「快住手………我不行了……额啊……再射……我就糟糕了……额啊……哈啊……啊……」陈远的求饶丝毫没有动摇月玲,月玲反而感受到征服男人的快感。
  「嗯~ 才不呢,吸干了才算完成今天的任务哦~ 陈远君~ 这就是败者的下场
~ 」月玲一边说,一边用带着蕾丝手套的玉手快速的撸动着肉棒,每隔一会,肉棒都会喷出一股精液射在她的脸上、胸前。

  「帮你口了那么久~ 也让我舒服下吧~ 」月玲站起身,走到陈远的胯间。
  「这时候,这条短袜可以帮你去掉咯,感谢我吧~ 」带着手套的玉手也不知是怎么弄得,轻轻一勾,就将白丝取下。

  白丝短袜被放在一边,里面灌满的精液将被奖励给她的后辈们。这些不成熟的后辈再吸收一定量的精液后,也会有独立榨取男人的能力,当然这是后话。
  月玲的双腿此时终于能让陈远看到全貌了。不知何时,她的丝袜也像其他女生那样,变成了白丝,上面隐隐带着花纹。胯下早就被滑腻腻淫液浸透了。
  「撒~ 来吧陈君~ 这是今天最后的任务咯~ 嗯哼哼~ 」月玲带着蕾丝手套的
玉手轻轻撸动肉棒,然后对准了自己的小穴换换的坐了下去。

  肉棒刚刚摆脱白色蕾丝短袜,马上又被筱月玲的白丝裤袜的裆部裹住并深入到月玲的销魂窟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