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9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第一课

  「林老师好。」

  林何夕略微低头打量着这位个子不高的学生。这不是林何夕的第一份家教工作,面前的少女并没有给人难管教的感觉,白色衬衫和一副圆框眼镜很符合她高中生的身份。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她水蓝色的格裙给这个夏日添了一点清凉感。林何夕笑着点了点头,「你好,晚晨。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夏晚晨坐到椅子上,两人开始了今日的课程。林何夕不急不缓的讲解内容,夏晚晨看着林何夕一张一合的唇瓣也开始不着痕迹的观察着林何夕。从眉毛到下巴,到喉结。好奇的瞟了眼林何夕的衬衫,意外的发现这位老师的肩膀肌肉线条很饱满,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上扬。

  课程的内容持续了40分钟,林何夕抬手看了看手机时间:「休息一会儿吧。」夏晚晨闻言便放下了手中的笔,放松了一下手指。而这时「啪嗒」一声,笔滚落到了桌底。

  这个离两人都比较近的尴尬距离,让夏晚晨和林何夕都没有及时动作。林何夕本着绅士风度弯下了腰:「我来吧。」

  弯下去的身子使衬衣贴紧了身体,夏晚晨看着林何夕的腰身以及略微抬高的屁股,叫了一句:「老师。」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声音,让还没有够到笔的林何夕慢慢回头,恰好可以看见少女裙底的一片隐秘。整齐的裙摆下是年轻又富有弹性的皮肤,以及白色蕾丝内裤。上面带着精致蕾丝,包裹着的线条看起来十分柔软,想让人更仔细的去探究。然而林何夕的风度和教养使他很快收回了目光,「呃,怎么了?」

  「小心不要撞到头。」「好的。」林何夕伸长了手很快捡起了笔,直起身再看夏晚晨清秀的脸庞还感到一丝不好意思。「老师,热吗?你脸好像有些红,要不要我把空调温度再调低一点。」夏晚晨似乎没有发现这个不算细节的细节,林何夕便很快调整了心态,「不用不用,只是有点渴了。」夏晚晨便起身走向了客厅倒水。林何夕用手背试了试脸上的温度,「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热…真的脸红了吗?」刚刚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大概一整晚都忘不了吧…」

  夏晚晨端着水,林何夕接过后一饮而尽。夏晚晨看着林何夕吞咽而颤动的喉结带着笑意说:「老师,喝水的样子很可爱呢。」被人夸可爱的家教老师还是头一回,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夏晚晨追问:「老师也还是大学生吧,穿着白衬衣,看起来就像我的同学呢。有没有女朋友呢?」「我学习比较忙…」得到这个答案的夏晚晨似乎很满意,没有继续追问,整理了一下坐姿说:「好的老师,那我们继续吧。」

  今天最后的一堂课也很快结束了,「下次课程是下周日下午三点开始。我的wx你也有了,有什么不懂的平时没事可以跟我联系。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

  「嗯?」

  夏晚晨抬着头,上扬的嘴角和认真的眼神让林何夕摸不准她要问的问题。
  「白色蕾丝,老师喜欢吗?」

               2、第二课

  周日,下午两点五十分。夏日正午的高温还未褪去。

  林何夕擦了擦头上的汗,有些犹豫要不要敲门。已经忘记上次是如何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离开的,但是再来居然还有些紧张。

  「林老师来啦。」开门的是夏晚晨的妈妈,林何夕顿时感觉轻松不少。「阿姨好。」林何夕身上温和近人的气质让长辈们都喜欢。

  「外面太热了,看你一身汗,赶紧进房吧,我去给你倒杯水。」林何夕道谢后走入了夏晚晨的房间,夏晚晨已在桌前写着作业,林何夕进来了也并未抬眼,只轻轻打了声招呼。林何夕似乎也调整好了心态,当做无事发生过般清了清嗓子,讲起了这周的内容。夏晚晨也听的十分认真,在林何夕以为一切都过去的时候,自己却不小心将桌边的笔盒碰翻了。

  看着散落一地的笔,林何夕立马反射性的蹲下来收拾。想起了上个星期的一幕,林何夕心想:「这次可别回头就好了。」

  这次夏晚晨也并未开口叫林何夕。在林何夕收起最后一支笔时,夏晚晨踩住了林何夕的手。泡沫凉拖鞋的质感很软,脚趾被白色的薄丝袜包裹着,可以看见指尖透出的粉色。

  「老师这么笨手笨脚的,是为了偷偷看我的内裤吗?」

  言语中都是满满的恶作剧意味。

  「没…没有。上次不是故意的…当然,这次也不是。」

  夏晚晨居然很快的就放过了林何夕,「嗯,老师人看起来单纯又好说话,我也觉得老师不是那种变态呢。」

  林何夕起身将笔盒放好,这时夏晚晨的妈妈也端着水敲门进房:「老师不好意思家里水刚刚才烧开。这水放一会儿才能喝。」

  「没关系没关系,空调房里凉快,等一会喝一样的。」

  「老师人真好说话,我们家晚晨要是太笨了太过分了你别迁就她,之前的家教老师被她气走几个了。现在高三了学习又紧张,林老师是考上F大的才子,晚晨你不许调皮,好好跟林老师学,再被你气走我可真没老师可请了。」

  「妈,你别乱说,是她们水平不够不想教就怪我不好。我很乖的呀,对吗,林老师?」

  林何夕看着夏晚晨带着笑意的眼神,说:「晚晨上课都挺认真的,是个聪明的孩子。」

  「对吧?老师夸我呢。」

  夏晚晨妈妈闻言才稍稍安心,「行吧,不打扰你们上课了,我差不多该出门去买菜了,你在家乖乖的。林老师,麻烦你操心了。」

  只有两个人的屋子让林何夕全程紧张的讲完了今日的课程,直到最后一分钟夏晚晨也没有别的动作,让林何夕松了一口气。林何夕合上课本:「今天就讲到这儿了,给你布置的题我下星期检查,还有别的问题吗?」

  「没问题。老师辛苦了,我送你门口。」

  林何夕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下,起身到门口穿鞋。弯下身子的姿势使林何夕露出了腰,夏晚晨的声音在林何夕背后响起:「老师,总是这么没有防备吗?」
  「嗯?」林何夕似乎有些无奈,「晚晨,你可别再捉弄我了…」

  「您是老师,我怎么会捉弄您呢。我只是想起来,还有一个问题想问老师。」
  「什么?」

  「嗯…下次上课再问老师吧。」

  「也好,那我先走了。」摸不清夏晚晨套路的林何夕,只想赶紧离开。
  「老师。」

  林何夕无奈的回头:「还有什么事?」

  夏晚晨比林何夕矮一个头,她踮起脚凑近的距离让林何夕心跳加速。夏晚晨轻轻的说到:「今天为了防止老师偷看我的内裤,我特意没有穿内裤呢。」
              3、课间休息

  该怎么找形容词来形容这位年轻的老师呢?夏晚晨想着。看起来单纯,毫无防备,可爱,又…诱人。比起讲课时认真的神情,让他脸红更可爱呢。紧扣的袖口,好想帮他解开呢。翘起来的屁股看起来有弹性极了,可以摸一下吗?该怎么突破他的防备呢,感觉比今天的数学测试还难呀。

  然而,看着眼前的老师脸上泛着的红晕,夏晚晨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林何夕因太紧张了而忍不住咬了咬下嘴唇,躲闪的眼神让夏晚晨的口中忍不住开始分泌液体——好想,好想一口吃掉。

  又是落荒而逃的一个下午。林何夕在地铁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感觉脑内被打乱成一团。这算是被自己的家教学生性骚扰吗?第一次可能是无意的,但是这已经是赤果果的调戏了吧!人家都已经是高三了,这样会打扰她学习吧?等等,不对,我是不是该先考虑一下我自己?林何夕感到一阵无力…该怎么办…还要继续这份工作吗。

  林何夕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浮现在脑海的第一居然是水蓝格裙下的白色内裤…「今天为了防止老师偷看我的内裤,我特意没有穿内裤呢。」白皙瘦长的双腿,纤细的腰肢,裙底没有内裤,她抬起脚踩上自己的头,让自己跪伏在脚下去亲吻她的脚趾…林何夕按耐住这个可怕的想法,想冷静分析一下夏晚晨这么做的理由,毕竟她只是个高中生啊,恋爱都没有谈过,怎么会有这方面的趣味呢?是为了赶走讨厌的家教吗?方法有很多,这样子付出肉体代价也牺牲未免太大了一点…她以前那些家教,也是被她这么吓走的吗?想到她不止对自己一人这么做过,内心有些五味杂陈。不想补课可以,但是这孩子也不能这么做吧,下次上课,当面跟她讲清楚好了。

  下定了决心的林何夕重新打起了精神,拿出手机给夏晚晨发了消息:「下次上课我们好好谈一谈。」

               4、第三课

  这个周日,乌云密布,沉闷的空气压的人无法喘息。可偏偏这场雨就是迟迟不落,林何夕看了看天,犹豫着还是没带伞。「要是夏晚晨不想要家教上课,那我应该可以很快回来了。」这么想着,林何夕提了包匆匆出门。

  开门的是夏晚晨,一进门林何夕便开门见山的说:「你妈妈在家吗,我觉得,我们三个人好好谈一谈比较好。」

  「她和我爸去了外地。」

  「这样…那,我们单独谈谈也可以。」林何夕坐在沙发上,俨然拿出了大人的架势。「在你心里,我跟你以前的家教们一样,对吗?」

  这个问题让夏晚晨思考了一下就摇了摇头:「老师比她们可爱的多呢。」
  再度得到可爱这个形容词的夸奖,林何夕一下便觉得自己严肃的形象树立不起来了:「是这样,你妈妈说你以前气走了很多老师。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都是这样把他们气走的,可是,如果你不想上我的课,你可以不用这样,我可以跟你妈妈说是我不想教了。再说了,你是个女孩子,你不可以对其他人也都这样,知道吗?」

  夏晚晨沉默了。看着一言不发的夏晚晨,林何夕比较满意,她应该是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果然就是不喜欢家教吧。哎,现在的学生啊,为了赶走老师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不过现在高三的学生平时课业压力就重,为数不多的休息日,也要不停歇的补课,确实很辛苦,如果以后再教这样的学生,得减少一下家教的作业才行…

  「我知道了,老师。」夏晚晨的声音打断了林何夕的思绪。

  「好的…那我…」

  「老师,开始上课吧。」

  「嗯?你不是…」

  「老师,我听你的课,不够认真吗?」

  林何夕仔细回想了一番,自己讲课的时候夏晚晨确实都有在认真听。

  「是我会错意了,老师。我只是…以为…以为老师喜欢这样。

  「呃…并没有,你可能误会了。」

  「是的,我现在知道老师不喜欢了,以后不会这样了。所以,我们继续上课吧。」

  夏晚晨转身走向桌前,上面摆着上周林何夕布置的课题。林何夕翻看了一下作业本,工整的字迹看起来是认真对待的。「我检查了好几遍,老师批改一下吧。」林何夕记得自己布置题目的内容,仔细检查了答案,都是正确的。「看来你确实不讨厌我的课。」

  夏晚晨小声的说:「关于老师的东西我都很认真呢。」

  「嗯?什么?」

  「没什么」夏晚晨笑了笑,「不小心又说了老师不喜欢的话呢。」

  林何夕也没在意的笑了笑,翻开了今天的讲题。这时一声雷响炸裂在天际,雨倾泻而下。两人同时转头,看了看窗外,心中各有所思。

  希望这场雨快点停吧…林何夕默默祈祷着。

             4、眼保健操(上)

  这场迟来的雨,总算让空气没有那么沉闷。

  「糟了…没带伞。」林何夕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

  「感觉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老师可以多呆一会儿等雨小点。」

  「啊…没关系,我等会儿直接打车回去,应该不要紧。我们接着讲课吧。」
  林何夕没有多虑,即使雨再大在学生家长留也是不可能的,自己也还是个大学生,对方是女生年纪还没有18岁,被他们家人知道了应该会被立即开除吧…在各个家长之间一传十十传百也不知道自己会被描述成什么奇怪的形象。

  果然,今天的课程全部结束了,雨也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林何夕看着窗外发愁。

  「老师打算怎么办呢?」夏晚晨走向林何夕。今天的夏晚晨没有戴眼镜,风带动了她的发梢和裙摆,白色的雪纺连衣裙衬得她像一片羽毛,想让人捧在手心。明明没有任何意味的语气,没有任何动作暗示,林何夕却忍不住想起自己抬头仰视夏晚晨的画面,夏晚晨被丝袜包裹的脚指尖以及夏晚晨在自己耳边的低语。夏晚晨的目光仿佛要把自己烫伤。

  「我,」林何夕咬了咬牙,「我突然想起家里有急事,我非得赶回去不可。」
  「那我去找把伞给老师吧。」

  「不,不用了!」林何夕匆忙的脚步让夏晚晨跟不上,林何夕几乎是小跑的速度出了门。

  夏日的五点半,天色依然很亮,密集的雨珠打落在屋檐上,水洼里。林何夕把包挡在头上往公交站的方向跑。自己一定是魔怔了,明明整理的很多次却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跳。无数次提醒了自己作为一个家教老师的身份,也清楚她是一个高三的待考学生,嗯…她还有多少天高考来着?也许等她考上大学了之后我可以再去追求她呢?

  公交车站,空无一人。大雨将远处的一切都涂抹的模糊不清。林何夕坐在冰冷的座椅上,雨早就淋透他的全身和包。「包里的课本应该都被雨泡的皱皱巴巴了吧…」林何夕感到一阵失落。讨厌这样的天气,讨厌这样的自己。自己真的是太差劲了…明明自己现在什么都没有给她,什么都没有为她做,却已经开始想着能拥有她的年轻身体,幻想着可以跪在她面前,她挥着鞭子鞭打自己,希望她可以用绳子紧紧将自己束缚住,还有更多…她会觉得我是变态吗?我真的这么做了,一定会影响她的学习和她的未来吧。我真是个混蛋啊。

  一直以来,林何夕都因为自己的性趣而感到手足无措。是的,林何夕是M。他在第一次认知到这些的时候搜索了很多资源,在一些论坛里找到了自己的同类型的人而感到很开心。然而,自己的主人在哪里呢。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在学校里也习惯了一副成熟的姿态,在父母长辈面前更是乖巧懂事的代表,这样的自己该怎么去找到一个也真心对待自己,一心一意的主呢?这样的要求似乎太高了。
  总会等到的吧,林何夕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可如今他遇到了夏晚晨。明明是比自己矮一头的身高,瘦弱的手臂和细腰好像稍用力就能折断了,小小的脸蛋让她更显稚气,为什么…就有种被她吸引的感觉呢。好想…

  一阵风刮来,让林何夕打了一个冷颤。他努力使自己清醒一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迟迟没有等来公交车。抬眼看了看站牌:末班车时间17:30,现在已经是六点了。林何夕感到一阵绝望,夏晚晨的家在稍偏的开发区。以前都是骑共享单车到附近的地铁站再换乘地铁的,来坐公交车还是头一回。
  无奈只能顶着大雨走向前方的路口看看能否拦到出租车。在雨中站了五分钟,林何夕已经坚持不住了。没有一辆出租车,过往的车辆还溅了自己一身泥水。林何夕只能折回公交车站。好冷…好冷…难得在这么热的天也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呢。天色转暗,「雨到什么时候能停啊…」风夹着雨淋在林何夕的身上,林何夕只感到脑袋一阵昏沉。「糟了,该不会要感冒了吧。」这一切都让林何夕觉得身心俱疲,闭上想干脆就这么睡过去…

  额头突然感受到一阵温热,林何夕听到一个惊慌的声音:「老师?快醒醒。」林何夕有点不敢置信的睁眼,眼前的少女,鬓发被淋湿了一半,贴在她的脸颊。白色连衣裙也接受了这场风雨的洗礼,紧贴在她身上,可以看见她曼妙的身姿以及…淡粉色的内裤形状。

  不管怎样,面前的少女就像自己的太阳,在他最寒冷的时候,出现了。好温暖…如果可以一直拥有这个太阳,就好了。

  「晚晨,你…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不放心就来看看。」夏晚晨举着伞,两人的距离让林何夕感觉夏晚晨几乎要抱住他。

  「我…」林何夕居然一时想不出解释自己如此狼狈的借口了。

  「走吧。」夏晚晨拉住了林何夕的手:「老师,不要再任性了…这么大雨,你等到明天也没车来。」

  「嗯。」林何夕实在缺乏反驳她的理由。两人撑着一把伞向夏晚晨小区的方向走。风吹得伞左右飘摇,林何夕不想这么瘦小的夏晚晨再被雨淋到,可是自己又没有护住她肩膀的资格…他只能努力的将伞往夏晚晨的方向倾,希望这把伞可以为她多挡一点…

  「晚晨…要是我已经坐车走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放心了。」

  「这么大雨,出来很容易感冒的。」

  「是的,要不是我来了,我的老师可能明天会发烧被路人送进医院。」
  「………」

  林何夕脱下了鞋,看着自己的脚在地板上晕开一片水渍。转头看看夏晚晨,也如同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般,心中充满歉意。

  「老师先去浴室吧,我去拿毛巾和衣服。爸爸的衣服你应该可以穿。」
  「你先去把,你年纪小身体抵抗力…」

  「老师,」夏晚晨不客气的打断了他,「这么磨蹭今天谁也别想先去洗澡了。我现在去房间里擦干换衣服,你去淋浴。」

  好吧,客随主便,主唱奴随…你说怎样就怎样吧…等等,自己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成语啊?夏晚晨的出现,一时让林何夕很得意忘形。夏晚晨是怎么样的心情来寻找自己的呢…感觉自己像一只流浪狗,被她捡回去了一般。很开心…很暖。林何夕深刻怀疑,如果自己有尾巴,一定可以对着夏晚晨摇出螺旋桨的效果。
  淋着热水,身体都放松了下来。林何夕脑中却也产生了一个坚定的想法:告诉她一切,如果她不喜欢,那么他就再也不打扰她。她…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害怕?厌恶?想象了一下她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着自己…可是她,会不会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的可能性呢?

  正在脑中模拟着一百种她会有的反应,夏晚晨已经敲了门。

  「谢谢。」林何夕开了条门缝,接过递进来的干净衣物。准备关门,夏晚晨的手却按住了门框。

  「老师,」夏晚晨推门而入。

  「等…!」来不及说完的话语,和他来不及挡住的身体一样,都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夏晚晨面前。

  没有关掉的热水,让浴室里充满薄薄的雾气,却没有影响夏晚晨看清林何夕的身体。果然,肩膀的和自己想象的一样,脱下衣服后看起来结实又有力,小腹上有隐隐的腹肌。乳晕的颜色浅浅的,因为紧张而挺立起来的乳尖随着林何夕急促呼吸的胸膛一起一伏。配上林何夕沾着水珠的脸庞,小兔子一样惊慌的眼神,让夏晚晨舔了舔嘴唇。

  「夏晚晨…??」林何夕第一次惊慌的喊出了夏晚晨的全名。

  「老师,上次我说过,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嗯,那我们等会出去了说吧…」

  「老师,你的wx账号是LHXf1- 1对吧。」

  「是的…」

  「那么…」夏晚晨从睡衣口袋里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恰好是自己在某M论坛里的帖子《关于m最喜欢的sp姿势与力度分析》「这个帖子的账号也是老师本人咯?」

  林何夕感到脑内一片空白。为什么自己那么蠢,会用与自己wx相同的账户来做论坛id。自己的性趣爱好,就像现在全身赤裸的毫无保留的全部展现到了夏晚晨面前。我还发过什么贴?好像上次还在发资源的福利贴下面回复了…天啊,林何夕感觉自己羞愧的快哭了,咬着下嘴唇说不出话。夏晚晨半眯起的眼睛,使林何夕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明明,明明打算出去就好好跟她坦白的,现在这么猝不及防,该从何说起呢?一丝不挂的身体,被发现的不知道如何开口的爱好,毫无准备的心情一波一波冲击着林何夕,夏晚晨审视的眼神让他几乎想跪下。
  「噗嗤。」夏晚晨一下子笑了出来。「老师,你很紧张。」

  「当然了。」

  「老师,做我的狗吧。」

  林何夕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夏晚晨笑起来,左右两边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头发还带着湿意。他目光转下,夏晚晨应该没有穿内衣,所以可以这么清晰的看见她睡衣胸部上凸起的乳尖…
  「你…你愿意吗?不!我…可以吗?」

  「老师,我没有在开玩笑。」

  夏晚晨抱住了林何夕的腰,踮起脚尖给了他深深一吻。林何夕没有反抗,随着夏晚晨的舌尖加深了这个吻。感觉好像饮了一口很醇很醇的美酒,只一秒,自己就醉了。好像…掉进了漩涡,沉沦,无法自拔。

  林何夕还未睁开眼,夏晚晨已经结束了这个吻,转头在林何夕的耳旁说:「老师,叫我主人。」

  林何夕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她,弯下身子,以及虔诚的姿态跪下,亲吻了她的脚趾:「主人。」

            4.5、眼保健操(下)

  一切都快得超乎了林何夕的想象。

  大概也因为这样,林何夕才放心大胆的做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他亲吻着夏晚晨的脚趾,转而轻轻的舔舐。从脚趾到脚背,认真又乖巧的舔着每一个地方。夏晚晨感觉到脚上来着林何夕舌尖的温度,轻轻抬起了脚,让林何夕把夏晚晨的脚趾都含入口中。林何夕来回扫动的舌尖让夏晚晨感到一阵酥麻,忍不住发出舒服的轻哼。林何夕越发努力的舔吸着夏晚晨的脚趾,夏晚晨的脚也和人一样小巧,林何夕不费力的就将夏晚晨的五根脚趾含入嘴中。口腔的温度,灵活的舌头,夏晚晨感觉自己好像被舒适的缎包裹着,十分满意林何夕的乖巧与主动。夏晚晨抽出脚趾,脱下了睡衣,与林何夕坦诚相对。

  林何夕抬起头从下往上看着赤裸的夏晚晨,一手可握的嫩白上面点缀着粉色的花蕾,下体淡而稀疏的毛发让第一次亲眼看到女性裸体的林何夕感到一阵眩晕。
  「主人,真美…」

  夏晚晨满意的笑了:「乖,闭上眼睛。」

  林何夕服从地闭上双眼。感受到夏晚晨的靠近,没有躲闪,只有期待。
  「张嘴。」

  在林何夕张开嘴的同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他的头上洒落…他感觉到这股液体顺着着额头流淌而下,流过了自己的脖子,胸口…还有一小半进入了自己的口中…是…是主人的尿液。

  看着林何夕乖巧的姿态,主动的一口一口吞咽了自己的液体。夏晚晨早已经开始兴奋了。她一手抚摸着林何夕的头发问道:「喜欢吗,老师?」

  「喜欢,好甜,谢谢主人。」林何夕甚至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残留的尿液。

  夏晚晨笑着抓住了林何夕的头发,将林何夕的头埋在自己的双腿之间:「舔干净。」

  林何夕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舔舐着夏晚晨的下体,轻柔的在两片阴唇之间来回拨动。

  「唔…」应该是舔到了她的阴蒂,夏晚晨发出愉悦的轻哼。然而,她只享受了一会儿,就推开了林何夕。

  「我们晚上再继续,先帮我洗澡。」

  夏晚晨站在花洒下,将头发都拢到脑后,热水顺着光滑的肌肤流下。她真是不管怎么样都好看啊。林何夕一边想着,一边用浴球棒夏晚晨擦洗着后背,却被夏晚晨推开了。「你戳到我了。」

  林何夕立马拉开了距离,低头看了看自己不争气的小林何夕,他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硬了起来。让这么脏的东西碰到了她…「主人,对不起…」

  「他这么不乖,割掉好不好呀?」夏晚晨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林何夕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主人想的话,可以的。」

  「哈哈,留着,还是有点用的哟。」夏晚晨冲干身上的泡沫,拿过浴巾让林何夕为她擦干:「出去吧,锅里还煮着饭呢。」

  从浴室里出来,林何夕还是感觉晕乎乎的。自己,已经是林何夕的狗了。可以叫她主人…可以跪在她面前,可以做最真实的那个自己了。幸福的冲昏了头脑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后果什么的…等过了今晚再说。他走向客厅,夏晚晨已经端着一份咖喱从厨房走了出来。这个高中生会做的好像比他想象的多很多。
  「讨厌咖喱吗?」

  林何夕摇了摇头:「就算讨厌,主人做的就不讨厌。」

  夏晚晨笑着将另一份放在了地上:「好的,狗狗,快来吃饭~」

  林何夕马上跪下爬向夏晚晨,乖乖的趴在盘子面前,「主人~汪!」

  坐在桌前的夏晚晨感到前所未有的开心,老师,这下你可跑不掉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