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33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任务完成,只是过程实在无趣。」

  PEARL半坐在办公桌上,抢过上司的咖啡尝了一口,捂住苦涩的嘴。
  「你瞧你,性子还是那么急。」

  真实年龄足以做下属母亲的「少佐」保养得宛如粉衣少女的姐姐,一身褐色制服起伏有致,为她沉稳干练的气场增色不少。

  「瞧你老神在在的模样,你相信那个人的预言咯~ 」

  好容易缓下那股味道,少女尝试不着痕迹地打探消息。

  可显然JK的把戏怕不是只能忽悠国中男生,丝毫动摇不了熟女的口风,但听少佐轻拍PEARL的翘臀,将这不知礼数的大小姐赶离桌沿。

  「关于竖锯的事,你知道得越少越好……还不早点去和兰协同下一个计划。」
  眼见这新晋成员嘟囔着小嘴悻悻远去,罪恶费洛蒙驻日本最高长官这才捋了一把灰银长发,从手边的PC调出了机密程度为「无」的档案。

  时间:西元2019年12月25日距今数十年前的爱丁堡圣诞爆炸案的现场,路边的监控拍到了一幅奇怪的照片。

  行人纷纷退散时,仿佛有一个过客对突发的灾难早有准备,她病白的脸庞仿佛能够扭曲光线,让她的面目有些失真。吊诡的是,她臂弯里的那本期刊题目倒赫然醒目。

   《论反智主义在智能化开端时代的兴起与人类社会的周折演进》

  该人的身高不足一米七,身边甚至放着一张轮椅。

  根据事后的调查,那篇文章的作者为失踪数年的科学家开普勒。林恩。
  他的尸体在爆炸案的三周后于里斯本被发现,背后歪斜地刻有JIGSAW的字样。

  意味拼图,或者竖锯……

  她,究竟是什么东西?

  删除文件,熟女把这惊悚的疑问从思维里闲置,她打开监控,调阅其关于初阳之子的调教片段。

  从目前竖锯给出的提示,这个男孩对她们的组织十分重要。可是,少佐暂时还没有在目标身上发觉什么特异之处。

  无论是能力,还是……性能力~ 轻轻舔舐残留在嘴角的咖啡渣,女干部托腮斜首,百无聊赖。

            吱——吱——啵唧——

  UMMMMM!

  吱——叽!

  紧俏的吮吸声不绝于耳,柯秋莎下的面容冷峻得容不得分毫妖艳,如狼捕食般的狠戾目光直插套入狗颈圈的俘虏心中。哪怕攻略太一的粉嫩乳头长达数分钟,可女仆孜孜以求的态度却分外持久。

  赤身裸体的少年之所以无法反抗代号为「小辣椒」的侍女的管理,还得归咎于他的两只大臂高举过枕,束缚在专门为能力者打造的约束筒内。平躺在深紫色的水床上,太一的两腿被两卷胶带固定M型,蜷起的小腿和大腿间连一厘米的空隙都不曾给予。

  初阳之子下身唯一能反抗的部位只剩下硬得发胀的「韦天魔术棒」了吧,脚趾微曲的他陷进床面近乎一半身位,连挪动身子都是一件相当奢侈的消耗。
  咬住棍状封口器的牙齿稍稍放松,PASSION那绯红的脸颊吃力下垂,抬高双眼的位置,试图探寻樱红发色的御姐下一步的动向。

  「内部追踪装置……排除!无纳米智械残留……」

  她在对着头旁的显示屏通话,通话的对象和女仆的外型相仿。

  齐耳短发的波波头配上腰后的蝴蝶结、标致的斯拉夫女子容貌以及轻盈纤细的体态。

  倘若少年是找茬高手的话,他应该还能发觉两女的下巴和刘海稍有不同:小辣椒的下巴偏尖,而金黄发色的另一女仆「野菊」选择了空气刘海。

  「祝你愉快,我的姐妹。」

  「THANKS。」

  凭借不算出色的读唇,太一辨别出了对话的最后两句。

  「哼!你的能量看来又蠢蠢欲动了,囚徒。那么,就让下仆滋润一番吧。」
  邪气一笑,樱红的发色全然遮盖那酷戾的棱角,冰凉的口水跟随重力的引导,保持相互间的黏性愀然下坠。少年有限的摆动腹肌与这缓慢的处刑相比更显娇弱无奈,奇妙的触觉深入肌肤,穿过肌肉,似乎要钻进内脏的内壁之间。

  嗷嗷嗷!啊!这是!!

  短暂的痉挛后是内脏收缩的剧痛,可更之后的体验是太一始料未及的快感。肌糖原有条不紊地加倍释放血糖,缓解了疲惫的体感。乳酸的扩散制约行动能力的同时也消去了集中时的异样难受,此时此刻的囚徒宛如锻炼完毕的健身者,体会着大脑给出的积极神经信号。

  然而,下一刻少年英雄的眸子里又充塞恐惧。

  她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我……对异种能量的感应减弱得……如此……

  「有些人手持武器时像个勇者,手无寸铁时则变回懦夫。」

  甚至无暇品味御姐辛辣的言语,男孩的额角大汗淋漓,呼吸急促。

  如果我不是个异能者……

  不及多想,女仆的下一步动作不疾不徐地推进,催促着服务对象在眼下停止对他理智的使用。

  小辣椒的粉色臂套前配有洁白的棉布手套,两只纤细的手型分别途经太一的腋窝到后腰,抚摸时灵活地扰动手指加强了触感的挑逗意味。

  搔弄腋下、玩弄软肋、摁压细腰……

  更妙的是,她在收束时双手不约而同地绕过男孩的屁股,停留在了腹股沟的位置时拇指和食指恰到好处地修长夹住,开展揉捏工序片刻,又顺他的大腿往胶带处游弋。

  重新往囚徒的胸脯及下腹上「施水」,御姐循环往复先前的操作,直至少年彻底「湿身」,她才意犹未尽地往下一道步骤前进。

  MU……Ziiiiii!EMMM!

  畅快地吮吸着无所保留的红豆,旋即又以拇指食指双双捏起,冷厉的目光扫过太一苦恼的脸庞,樱发女仆不留情面地向下舔舐,随后停留在那容易受凉的肚脐。温润的舌头钻弄着「小孔」,几欲打通男孩的小腹,唤起脐带未剪前的回忆。
  「不不不不!」

  小辣椒的唾液从肚脐向猎物的内脏进一步渗入,适才那「快乐的疲惫」再度攻略PASSION的肉体。是的,在这种程度的「袭击」下,他几乎无法感受到异种能量的存在。

  「她一定是在我昏迷的时候……就窃取了……嗯啊啊!」

  蓬勃的充盈感击穿整条长枪,要不是太一早有克制,不然少女摁弄他膀胱的一瞬他便要一泄如注。可是,孱弱的少年又怎么维持着他的「尊严」,避免被进一步寝取呢?

  搔弄,连续地搔弄……从他的脖颈散步至宝具,宛若在弹奏管风琴,小辣椒的指活分毫不乱,似是演练过千百个昼夜。她十指交叠,双掌相对,合成一个魅惑的三角将那生机勃勃的公鸡收于手笼,贴拢静压少许,指间那前赴后继的搓动分享燕首的湿润给予每一处茎部褶皱。

  又见这精于手活的女干部变掌为拳,两拳将旗帜抵于拳面之间,稍作挤压又是向上翻开十指,然后做出一个合什的聚掌姿势。在洁白的手套里体会那娴熟的榨精技巧,太一的忍耐也快逼近了极限,而潮红的脸睁开眯起的迷眼,正对女仆那冷冽的眼神。

  心神一颤,男孩竟然对小辣椒的技艺生出恐惧。

  她……还会什么套路?

  挤压,持续的挤压……从根部到茎部,自茎部到顶端……

  大拇指的突兀对顶,食指的温柔捋弄,虎口的淘气钳制,掌心的柔滑爱抚……

  仿佛人类那远多于猩猩的手部肌肉数在此时得以科学地验证,想要超越小辣椒的功力,怕是只有触手系的外星生物才能办到吧。

  甚至记不得是在哪一招下坠下马来,PASSION只记得那浓厚的白浆喷溅在肚皮上时女仆贪婪的舔弄和残留的口水。烈焰红唇套住萎靡的手枪,分明未曾化妆,可那夺目的颜色必将成为男孩的梦魇。

  御姐对精元的执着令他联想到某些违法作品中关于魅魔的描述——在夜间潜入男子房间,窃夺汲取精元的怪物……唯独的区别是在这个故事里,他是俘虏,她则是劫掠者的同谋。

  「你的弱小……不单单在于能力。」

  冲男孩张嘴展示他的第二次喷射,小辣椒缺乏感情色彩的评判直刺俘虏的内心,可找不到反驳之辞的他只得屈辱以对。

  「面对我的榨取,你真地有想过抵抗吗?」

  拎起男孩软垂的大腿架在两肩,女干部的檀口对准那毛发稀疏的后庭却不曾探舌一究,她仅仅垂下舌尖,任由她香甜的口液滴进未经开垦的男穴……肠道无知地吸收着她人的甘霖,反馈给主人一阵又一阵的虚弱……与舒适。

  怕是连一个火苗也难以打出的情况下,太一的会阴再度遭受谨慎的揉弄,确保那能抑制能力者能力的体液在它应有的部位发生效用。

  「我……不再是能力者了吗?」

  未知的恐惧把持少年的理智,可御姐的两指从他的根基挤出了颤栗的牛奶,又将俘虏拉回了欲望的深渊,终于他口中的短棒被取出,而小辣椒在消除沉默后的第一句命令是:「让我听听你的呜咽,客人……哦?不愿意吗?好像你还不是很明了你的立场……」

  双手握杆,轻微地拧弄收获了不错的效果,呻吟从俘虏的牙缝内吃力爬出,难得微笑的女仆转而戏弄萎缩的金球,而她的指尖早已挂着淋漓的汁液……摘下碍事的手套,素手仅仅探出一根食指,在湿漉漉的身子上刮刺数下后搔起了完成开苞的燕首。

  冠沟与马眼一并接受了樱发御姐细致的挑逗,而耐心不佳的马眼率先背叛,把男孩最后的储备拱手送给了罪恶费洛蒙的榨取者……

  「看吧~ 你的那根水枪连一根手指都抵御不了……我真为正餐而担心……」
  说着,她解开了背后的蝴蝶结带,撩起了无暇的裙摆。

  「欢迎来到……我的腔内地狱……」

  肉眼尚未捕捉到褪去的胖次,女仆便已猝然坐下,一枪到底!

  OOOOOOOOH!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