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53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事先声明:本作改自KOF不知火舞BDSM特瑞

  「哎呀……好麻烦啊。」

  忍蜂的哈欠表达出她不耐的抱怨。

  作为三妖四怪中的第二位,她和乐于群居的弗莱大有不同,独自享用猎物是她的习性。

  而那位不自量力的对手正站定在道场的那一角,小心翼翼,忌惮不已地扫视自己。

  「哎~ 也真难为他从青蛇那老女人的手里熬过来……这不……又来这不送人头。」

  「东瀛的半妖女忍吗?」

  少年诧异之余不敢小觑敌手,三妖四怪各具独门功夫,若不是慵懒的弗莱主动放弃……

  大敌当前,我正在想什么呢?!

  打断桃色的回忆,少年的脸色愈发凝重。

  熟女一袭樱红忍装,绽放绯色魅力的透视装,明目张胆地释放起名为「色诱术」的忍法。而吹弹可破的雪肌玉肤,长腿纤臂一览无余。靓丽的茶发扎出单马尾,沿背脊浑华曲线流淌蜿蜒。狮蛮腰四射青春活力,神女峰与桃丘臀的风光更是旖旎,身材之火爆,可与青蛇相当。

  注意到少年回忆中刹那间的脸红,不知火落樱懒懒取笑:「嗯?怎么了?本座脸上有不洁之物吗?」

  小金刚感到蓬勃的媚术似锋锐的手里剑向自己掷来,整个人心神一颤,急忙移开了视线。

  可恶,我在想什么呢!我怎么可以在见到青蛇前倒在这里。

  少年深吸气,定了定神,鼓起汹涌斗志,朗声道:「来吧!你个女妖。」
  不为所动的女忍从容地探手入深邃乳沟,抽出一把做工精致的花蝶扇,闲摆三分,悠悠说道:「呵~ 小鬼的口气到比人大,就让你见识见识不知火流的忍法造诣。」

  道场的飞檐坠下岩洞内的第一颗露珠……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间的距离瞬间缩短。

  小金刚占得先机,右拳紧握,挥出沉重有力的一击。落樱斜架双臂,早有戒备,可奈何仙童拳力实在刚猛,未能卸尽。女忍后滚翻身,地板与木屐激烈摩擦,声彻四方。

  「好大的蛮力,想不到臭小子你还挺带劲的嘛~ 」

  忍蜂整理完微微变形的绯色护臂,展开合拢的花蝶扇,隐藏的笑意化为审慎的认真。

  「我不打算手下留情。要认输就趁早吧。」

  「少年,你挺爱说笑~ 」

  话音未落,落樱单足蹬地,主动攻来。鹊起鹤落,电光火石,与适才简直天差地别!

  稍有意外的小金刚跃起,右臂业已蓄足全力,打算赠予对手一记碎颅击。
  拳劲沾衣,女忍平衡未失,险险滑过,借力倒跃空中,高扬右腿,恣意挥出一记足鞭。

  「呜!」

  落樱的腿技鞭挞在少年的脖子上,轻点之后徐徐落在道场的台阶上。

  小金刚一惊,急忙后跃,拉开距离。

  正庆幸女忍的力道不及自己,空有敏捷,尚在调整呼吸,熟女的下一波攻势已经杀到。

  「怎么会?难道是……」

  极速结印,影分身!

  小金刚硬吃妖女的飞踢,俨然是要转守为攻。

  「伏魔掌!」气劲缠绕的超高速掌力直扑面门。

  落樱宛若穿花蝴蝶,巧之又巧地落在少年身侧,躲开大半攻势。本以为得手的仙童不由得阵脚大乱。

  「男人虽说不能太快,也不能那么慢呀!」

  眼看敌寇攻势瓦解,破绽四现,忍蜂一声娇喝,双手撑地转身,修腿划出半圆,足弓紧绷倒挂踢在少年的屁股上。

  「呃!」

  这仅是体术的前半招,借着一脚令少年失衡,忍蜂的妙肘叩打其心口,正是不知火流的奥义——必杀忍蜂。

  连挨两记重击,功体遭受弗莱压榨的小金刚气喘吁吁,慌乱中挥出勾拳想阻止女忍的追击,勉强争取到一丝反击空间。机不可失,仙童的攻势接连而至,似能一转颓势。

  可惜落樱则是欲擒故纵,木屐的曼妙舞步从拳林脚海中飘忽而过,转瞬逼到敌手的面前。

  「呵呵~ 哈比老妖婆和她的徒子徒孙榨得你直不起腰了吗?还是你这真仙转世只有这点能耐?」

  抓住恼怒的少年莽撞的上扑,忍蜂的又一记肘击钉在他的喉间,随后向庭中轻轻一跃,和小金刚拉开距离,明明一击得手,却不乘胜追击,反而以逸待劳,坐等猎物反扑。

  小金刚摆开架势,正准备下一波的反击。可身体猝然仿佛被扔下深潭,全然不听使唤。

  「痛苦吧?我的查克拉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哟~ 」媚声说完,熟女折扇甩弄片片樱花,煞是华美的情景可以端倪出那绯色的查克拉能量流转在庭院的每一角。
  可恶!要是早些……

  然而后悔药本是虚物,山崩地裂的痛楚后发而至,胸口沉闷,呼吸困难,恐是打断了经络的衔接。

  少年猛一回神,忍蜂不知何时已瞬步至鼻尖相触。她的唇尖怀揣着一丝淘气笑意,黑瞳映着自己慌乱的神情。小金刚忙摆出守势,护住孱弱的胸口。

  啪!

  一声轻响,教训起不听话的孩子,花蝶扇拍在了男孩的左颊,诚然是一记耳光。

  「呵呵~ 面门大开呢,这么害怕我『疼爱』你的身体吗?」女忍的嘲弄水滴石穿,攻破少年的心房。

  「可恶!别开玩笑了!」

  落樱娴熟地戏弄对手,转世真仙受一介女流玩弄于鼓掌之中,自是怒不可遏,不顾残身,排山倒海的连技喷薄而出。

            这就火了~还是太嫩了~

  妖艳的身姿随小金刚的攻势翩翩起舞,轻易避开了他的拳脚。

  「嘻嘻~ 动作变慢了呦,这就萎靡不振了?」

  少年牙关紧咬,下盘上身受无处不在的查克拉大阵挤压,极是难受。

  啪!

  花蝶扇故技重施。

  「慢得乌龟一样~ 你的头呀~ 」

  几乎咬碎了牙齿,但猎物却不能反抗捕食者的戏弄。

  啪!啪!啪!

  局势朝女忍方不可挽回地倾斜。

  每当少年鼓足气力反击,落樱都能八方闪现。而每当攻击落空,面门就会不争气地讨熟女一记扇子吃。

  啪!

  「呜!」

  啪!

  连续的扇子攻击密集紧凑,小金刚强压下气力,锁住胸口伤处,调整呼吸……

  「呜啊!」

  放松警惕的瞬间,熟女的攻击在猎物的肉身上绚烂绽放。左腿为轴,右脚旋踢,双腿连成修长直线,伴着腰身扭动,脑后发辫飞翔甩动。这双玉足仿佛巨灵神的飞锤,直取小金刚的心口,将他踹离地面。

  倘若说到目前为止,少年还可靠斗志强忍伤痛,那这钉在心口的重击就无疑是压垮骆驼的最尾稻草,内敛的伤痛顿时张扬迸发。

  「呼……呼……」

  小金刚的体力令他站着便已是靡费。

  啪!

  落樱的扇子又拍在红肿高起得脸颊上。

  「呵呵,要结束了?」

  脚下趔趄的仙童险些倒在地上。

  几乎连抬头正视对手的力气都不剩,他只好低头平视忍蜂的脚尖。纤细的玉足包裹在纯白的布袜中,再往上是诱人的美腿。

  因何无以为继的情况下会注意这些?小金刚迷惘难明。

  他更不明白,惹火的熟女何以能把仙体大成的自己逼到如此田地。

  「不要趁机看我的腿哦,还是说……这就不行了?我连忍术都还没用呢。」
  「这就输给了本座,弗莱又练了什么新的榨术?」

  讥讽给予落败者微末的气力,暗流向右拳。

  小金刚微微抬动胸脯。

  啪!

  扇面熟悉的触感又和脸庞贴合,只不过这次是另一边。

  不行了……

  轻微如春风的打击,疲惫的功体却再也无法负荷了。

  凝在拳上的斗气缓缓衰退。

  见对手无力再战,落樱嘟起嘴抱怨:「啊~ 真是的!偷偷从忍之里溜到东胜神州,怎么就没有些给力的对手,难道要本座去天庭作死吗?。」

  少年低头呻吟,没有这份余力听闻熟女的言语。

  忍蜂四指一并,花蝶扇应声合上,塞回深不见的的沟道中。她的眸子若是舞台,那此刻的主角定是戏谑,忍蜂微笑道:「这么欺负你好像也有点过分,看你可怜,就不耍你咯~ 请好好品尝一下女忍的拷问术吧,请多指教呀,金刚酱。」
  「!?」

  落樱飞身一跃,火红的倩影腾飞如浴火的凤凰。然后,妖风的利爪抓起了仙君的脑袋;一如凤凰展翅,落樱的双腿在半空中自由叉开。

  除去裆前遮住内裤的前摆,忍蜂的服饰和泳装区别甚微。战斗时她左右翻飞,不时一记高踢,绯红胖次时隐时现,扰得对手无心应战,那种程度的色诱,心神坚定还算可以克服。

  而此刻,雪白修长的双腿在鼻前叉开,顺充满美感的大腿肌肉线条往内探索,那一抹诱惑的深红披盖异性最私密的部分,无私献给了仙君。

  小金刚的心神轻而易举地涣散,在伊人起跳的瞬间,他还在本能地思考如何回避这香艳的杀招,可这一招他却无能为力。

  应该说,即使功体万全,在秀色可餐的景色前,也会失去抵抗的心智,乖乖成为俘虏,哪怕这是个飘散肉香的桃色香饵。

  隐约听到女忍的坏笑,紧随其后,红肿的脸颊被一股柔软的温热所爱抚。
  双腿关照少年的头部,纤腰一扭,小金刚重重摔倒在地。

  「呜……!」

  头颅受大腿内侧柔软的美肉俘虏,口鼻抵住温婉的媾户,中间仅隔着一条可有可无的胖次。

  「不知火流奥义——雏樱舞。滋味如何?」舞娇媚的问道。

  雏樱之舞本是从不知火流——双飞燕改良而来的招式。

  后者是落樱实战中常用的空中投技,在半空用双腿绞住对手的头部,再全力叩击到地面上。

  相比而言,雏樱舞刻意弱化肉身伤害。正如她所说,这是彻头彻尾的拷问术,锁对手在自己双腿间的芳草鹦鹉洲内,滥用天赐美色和无穷肉欲,残忍折磨对手的灵肉。此刻,少年正身处旖旎囚笼中脱身乏术。

  「如何?本座的大腿让你舒服吗?像被本座夹进来的除妖师一样,乖乖射精吧,嘻嘻~ 」

  「呜……呜……」

  的确,熟女股间禁锢脸颊的柔软触感和每次竭力呼吸时的体香,对小金刚来说都是无比猎奇的体验。不只是无法呼吸,四肢百骸更是意乱神迷。

  「可恶……住……放开我……」少年仿若无助的溺水者,含糊地吐露求生的诉求。

  葱白柔荑一并伸进少年的褂内,媃腻的指尖点过他强壮的胸肌,结实的腹部,然最后顺势滑进了裤中,玩起了老鹰捉小鸡的童稚游戏。

  「呜……!」

  「呵呵,还在逞强不肯认输?也是呢,毕竟前世也是大罗金仙。不过……」
  「呜……呜!」

  下体传来温热的触觉,忍蜂异常妖媚的指法肆意玩弄着可爱的燕首。不到一分钟,先走汁润湿了渴望成长的春笋。

  怎么会……这么屈辱的……败北……

  「说吧,使命与快感,你选择哪个?要是想如是沉溺,本座保证你的幸福哟~ 嘻嘻?」

  落樱的话语中浸透着诱惑的毒素,一点一滴地渗进少年的灵台。

  她猛地收紧双腿。美腿如毒蛇般束紧少年的宽项,只觉肺内仅剩的空气被逐息挤压,窒息的苦难打破了更深的界限。可那双腿间的柔软和温暖也更确实地传达过来肉蚌潮湿的触感,是自己的汗水还是少女的媚汁?

  「明白了吧?女忍的双腿间,既是天堂,也是地狱呢。现在先放你一马好了。」
  拷问持续了半分钟,舞放缓了力量。空气回到了小金刚的肺里。

  「啊……哈……」

  小金刚贪婪的大口吸着气。但是同时,一股刺激大脑的魅香冲进了他的鼻腔。
  那是足以让他的使命感与屈辱感土崩瓦解的『魔性的魅香』。一瞬间,小金刚几乎失去了意识,仅凭最后的一丝理智在挣扎。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的腿滋味如何?不说出我满意的答复,今天你就别想逃了。」

  舞的拷问并未画上休止符,她的柔掌时而轻抚爱奴的头发,时而婆娑少年的耳根,仿佛羞涩少女忽觉不雅似地夹紧了双腿。

  下体承受着落樱指技的驯服,脑袋被夹在柔软的囚笼间调教,支撑着小金刚的使命感大厦倾塌,沉溺于忍蜂魔性的肉体,燕首羞耻喷吐出粘人的汁液。
  时而收紧双腿,让他承受窒息之苦,时而稍微放松,给他一点喘息的余地。
  绝望中赐予希望,只为欣赏无助的挣扎,再将希望绞杀于双腿之间。

  每当丧失战意的仙童企图认输时,则将他的嘴牢压在肉蚌上,完成另类的激吻。

  当忍蜂放开她的猎物时,小金刚俊朗的外表上铺满泪水,口水,妹汁等秽物,而那高昂的股间更是射遍了白色的败北之证……

  再度醒转,少年得以领略道馆内部的陈设。

  惨败于忍蜂的美腿地狱,恐惧的记忆挥之不去,小金刚在体力不支的情形下难以施展拳脚,在被极尽羞辱之后,于熟女的双腿间射精失神。

  「小哥哥,快醒来。」蝴蝶精偷偷摸到他的身旁,祈求他的复苏。

  少年艰难起身,唯独望见落樱和被绳艺捆绑的蝶儿,居家装的熟女更为清凉,春笋不禁再度胀痛,忍蜂不紧不慢俯下蛮腰,双手侧双峰挑逗道:「好看吗,想不想摸摸?」

  听闻此言的仙童不争气地含蓄点头。司空见惯地笑了笑,忍蜂的右手游进小金刚的裆部,把玩翻弄健硕的子孙袋,「哈哈哈,好大,比以前那几个大多了」挑逗的触摸让少年弓起身子任由熟女侵犯。

  处在兴头上的女忍把仙君的小脑袋捧进丰硕的乳鸽中爱抚。

  「呜呜呜~ 」。小金刚幸福地挣扎着,玉丸快乐地在莲掌中大跳。

  把男孩的头颅从胸前揪出,这时忍蜂探头在少年耳边吐气如兰地引诱道:爽不爽啊?这就不行了?我还有更爽的呢~女忍熟练托起小金刚的下巴,朝丹唇上吻下,原本无力的少年幡然惊醒。和如此火辣的性感尤物接吻对方才摆脱处男身的他来说是如何刺激呢~ 仙童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迎上热吻,落樱引导少年的双手安放在神女峰上小酣,峰顶的两朵梅花树蹭着少年的胸脯,逗弄起他的茱萸。
  还真是四点樱桃齐绽放,美煞蝶精醋意浓呢~ 而忍蜂的双手一只自下而上拽着少年的子孙袋,另一只牵着繁杂桃缚绳艺的手命令蝶妖从后品尝她钟爱郎君的菊穴,只见女忍的手掌徐徐按压储藏牛奶的袋袋,一点点把男孩的存货从袋底挤向吸管口~ 噗!biubiu!biu!

  可怜的葫芦真君在少女的面前向熟女射出屈辱的汁液。

  嘿嘿~你呀~可真能喷呢~

  留下热乎乎的白袜盖在少年的脸上,女忍用另一只把少年的双腕高绑过头。
  然后,她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蝶妖领过忍蜂惯穿的厚重木屐,受落樱吩咐:好好教育你这不成器的郎君吧,本座记得他的第三分身可喜欢蛇妖揍他的屁股了哟~ 不会用木屐?

  哎,好歹会一点SPANK才能成为妖物娘吧,来在下一章本座亲自示范,指导你的如意郎君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