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fabu.com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字数:12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跪舔高潮

  寒冷的冬日,挡不住人的欲望,在Z市郊区的一幢小别墅里,淫靡的呻吟声正阵阵传出。

  「嗯~嗯~嗯~嗯~嗯~!」

  「啊~~~!啊~~~!小贱货~!啊~~~!」

  「啊奥~~~!嗯啊~~!啊~!用力~!」

  「舔~!用力~!贱货~!往上一点~,舔妈妈的yin唇~!」

  「啊~~~!啊~~~!」

  「用力一点~!舌头舔的快一点~!」

  「啊~啊~啊~啊~啊~!」

  「再快一点~!贱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贱货!贱货!贱货!贱货!」

  「奥~~~!奥~~~!」

  「啊!舒服!把妈妈射出来的蜜汁都舔干净吃下去,妈妈赏你了!」

  「嗯~,小贱狗狗!你的狗舌头可真好使啊!它最大的作用就是侍奉妈妈,懂吗?」

  「嗯~,快点吃下去,妈妈还要!」

  「来,快点。快点吃,快点舔。」

  「啊~啊~啊~啊~啊~!贱货~!」

  「啊~啊~啊~啊~啊~!夹死你~!夹死你~!让你死在妈妈的胯下~!咯咯咯!」

  「快点舔~!不然就夹死你~!」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贱货~!贱货~!」

  「快点~!快点~!像狗一样~!」

  「贱狗~!贱狗~!妈妈爱死你了~!小贱狗~!」

  「啊~啊~啊~!咬妈妈~!快咬妈妈啊~!」

  「嗯~~~!嗯~~~!贱狗~!贱狗~!」

  「奥~~!奥~~!嗯~~~!啊~~~!」

  「表现不错~!你爽死妈妈了!真是妈妈的小乖狗!快把妈妈的yin水喝下去!」

  一位身材妖娆、相貌魅惑的美女,正慵懒的躺在床上,享受着胯下男奴的侍奉。美女名叫刘若心,今年26岁,正在给她跪舔的这个男奴名叫郑晓,与美女同龄,今年也是26岁。

  郑晓的父亲郑国杨开着一家矿厂,挺有钱的,而刘若心正是郑国杨的办公室秘书,她之前处心积虑的想把郑晓追到手,可惜那个时候郑晓正谈着女朋友,不得不拒绝了她。刘若心追郑晓不成,便开始勾引起郑国杨。而郑晓的爸妈郑国杨和张凤艳夫妻感情很好,一般来讲是不可能被第三者插足的。

  但令郑晓想不通的是,刘若心竟然极为顺利的勾引到了他的爸爸郑国杨,甚至逼着郑国杨与张凤艳离了婚,正式上位成功,然而心肠歹毒的刘若心却并没有就此放过张凤艳,而是强迫着她做了自己的女奴,对她动辄打骂,而郑国杨对刘若心更是言听计从,从不敢违逆她的意思。

  控制了郑国杨和张凤艳的刘若心又将目光投到郑晓的身上,她威胁郑晓,如果郑晓不与女朋友分手的话,她就会变本加厉的虐待郑国杨和张凤艳,无奈的郑晓只好屈从于刘若心的淫威,乖乖的与女朋友分手,成为了她脚下的一条贱狗。
  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就让这个妖精给祸害的支离破碎。最近几天,刘若心命令郑国杨和张凤艳滚出这幢别墅,只留下郑晓一个人侍奉她,好让她狠狠的回报当初郑晓拒绝她的内心之恨!

  这几天,刘若心变着花样的玩弄郑晓,把他变得越来越像一条贱狗,「让你当初拒绝我,现在后悔了吗?」她摸着郑晓的脑袋问道。

  「是,妈妈!儿子后悔了……」郑晓唯唯诺诺的说道。

  刘若心已经与郑国杨领证结婚,她现在就是郑晓的继母了,对于这个将自己的家庭踩的支离破碎的妩媚妖精,郑晓不敢恨不敢怒,只能对她曲意逢迎,哄得她开心了,也好在她的脚下少受一点虐待,毕竟他的父母都已经彻底沦为了刘若心的贱奴,对她奉若神明,以郑晓一个人的能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与刘若心对抗的。

  「贱货!呸!」刘若心一口香痰吐进郑晓的嘴里,「把妈妈的香痰吃下去,你这个只配给我舔bi的贱货!」她高傲的命令道。

  郑晓急忙将嘴里的香痰咽了下去,抬起头向刘若心讨好的笑着。

  「啪!」刘若心狠狠的赏了郑晓一记耳光,「来给妈妈舔菊花!上面还有没擦干净的屎呢!便宜你了!贱货!」她张开双腿,将诱人的菊花朝向郑晓的脸。
  郑晓紧张的抿了抿嘴,看着刘若心玉臀下的菊花,上面沾着的香便残渣让他很是犹豫。

  「快点!贱货!」刘若心用力的一脚踹在郑晓的脸上,将他踹倒在地,「让你吃妈妈的屎,还不愿意了是吧?」她恼怒的骂道。

  「没没没!儿子愿意!儿子愿意!」郑晓急忙爬起来跪好,伸出舌头舔向刘若心臀下的菊花。

  「咯咯咯,」刘若心看着郑晓的贱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当郑晓的舌头舔在她的菊花上时,她的娇躯忽的一颤,那种酸痒舒爽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啊~~~!啊~~~!嗯~~~!嗯~~~!奥~~~!贱货~!奥~~~!妈妈的屎要舔干净哟~!」刘若心兴奋的呻吟着,享受着郑晓舔舐自己菊花的感觉,「嗯哼~~!嗯哼~~!嗯~~~!嗯~~~!」她一下下的蠕动着菊花,随着郑晓的舌头而上下摩挲着。

  「让妈妈看看你的舌头!」刘若心将郑晓的脑袋从自己的胯下拽出来,看了看他因为舔屎而变黄的舌头,「哼,妈妈的屎香不香?」她诱惑的问道。

  「香,妈妈的屎很香!儿子跪谢妈妈赏赐!」郑晓讨好的说道。

  不过事实上,再怎么妖艳性感的美女,所拉出来的屎也是臭的,郑晓在将自己的脸凑近刘若心的臀下时,那浓浓的香便气息让他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但他心里也知道,如果自己敢违抗刘若心的命令的话,他只会遭受更加残忍的羞辱虐待!

  「呸!贱货!只配吃我的屎的贱货!」刘若心一脚将郑晓踹开,「快去刷牙漱口,妈妈还要等着你来侍奉呢!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不然我就把你坐在屁股底下闷死!」她不耐烦的催促道。

  郑晓赶紧手脚并用的爬进洗手间,将自己的口腔清洁干净后,又怯懦的重新爬回到刘若心的脚下。

  「舔妈妈的花蕊!」刘若心张开双腿,冷冷的命令道。

  郑晓急忙顺从的将自己的脸塞到刘若心的玉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嗯~~!嗯~~!啊~~~啊~~~啊~~~!贱货,舔快一点~!」刘若心被郑晓侍奉到了高潮,她拼命的在他的脸上摩擦着下体,浪叫的呻吟道。
  「啊啊啊啊啊~!贱货~!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嗯~!啊~~!」随着郑晓越舔越快,刘若心的呻吟声几乎连成一片,她大声的叫着,在郑晓的跪舔之下达到了愉悦的最高潮!

  「哧哧哧!」一股股花蜜射进郑晓的嘴里,刘若心今晚已经是第三次高潮了。射完之后,她惬意的躺在床上,玉指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花蕊,美胸轻柔的起伏着,呼气如兰。

  郑晓知趣的跪在一边,等待着女魔头的命令。

  「嗯~!」刘若心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抬起玉足踩了踩郑晓的鼻子,「贱货,知道你爸妈为什么跑掉了吗?」

  「是因为您的命令吧?!」郑晓跪在地上,任凭刘若心玩弄着自己的鼻子和嘴巴,恭敬的答道。

  「我一个命令就能让他们乖乖听话,你就没想过是为什么?」刘若心随意的踩弄着郑晓的脸,「你爸妈在发际的这些年里,可没少干触犯法律的事儿,我呢,也只是稍微提点了一下他们而已!」她轻松的说道。

  郑晓沉默了,他知道刘若心说的也算是事实,他的父母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有过偷税漏税,也有过跟人干架的情况,但这些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他们没有捅过大篓子,貌似这些灰历史还不至于让他父母对刘若心言听计从吧?这也不算是多么严重的把柄啊?郑晓默默的想着,但他却不敢反驳刘若心。

  「咯咯咯,」刘若心看出了郑晓的心思,「当然,让你父母对我如此唯唯诺诺呢,倒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不过也没必要跟你解释太多,总之你要知道,惹到本美女可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可不小哟!」她坐起身来,捏了捏郑晓的腮帮说道。

  刘若心捏的很用力,但郑晓感觉除了脸上火辣辣的疼之外,还有一种莫名的全身酥麻的感觉,他急忙将脸扭向一边,挣脱开刘若心的玉手,被这个美若天仙的继母触碰一下,让他的内心荡漾不已。

  「哈哈哈!你脸红什么?当初不是还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吗?」对于郑晓的挣脱,刘若心也不以为意,她大笑着戏虐的说道。

  「我哪有……」郑晓正要急着辩解,却又突然住了口。刘若心现在已经是他的继母了,说什么也都晚了。平心而论,刘若心比他之前的那个女朋友确实优秀许多,但当初他之所以拒绝刘若心,是认为如果自己遇到更好的女孩就舍弃女朋友的话,那他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说呀!我听着呢!」刘若心踩了踩郑晓的脑袋说道。

  「是,妈妈,儿子之前的那个女朋友的确不如您,但如果仅仅是因为您更优秀,儿子就抛弃她的话,那这样的人您愿意与他相守终生吗?那儿子之后再见到更优秀的女孩,抛弃妈妈岂不是理所应当?这又不是在集市上买菜,看到更好的就随手扔掉差的……」郑晓怯懦的说道。

  「你!」刘若心被气的美目瞪起,「你是故意想气死妈妈是吗?」她恼怒的说道。

  「儿子只是打个比方啊!没有把妈妈比作大白菜的意思啊!」郑晓委屈的说道。

  「我指的不是这个!」刘若心生气的说道,「就算你说的那个见到更优秀的女孩就抛弃现有的女朋友是对的,那妈妈问你,你找的到比妈妈更优秀的女孩子吗?」

  「啊!」郑晓一时语塞,他没想过这个问题,比刘若心更优秀的女孩子,到哪里去找呢?

  「有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子,你就去追啊,我不怪你的!可是你找的到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子吗?」刘若心气的一脚将郑晓踹倒,恼怒的说道。

  「可是……这种想法和行为,本身就是不对的……」郑晓低着头小声的辩解道。

  「你!」刘若心气哼哼的站起身来,「好啊,你果然是想气死我!看我怎么玩死你!」

             第二章、用嘴穿丝袜

  「去把妈妈的鞋叼过来!」刘若心踢了踢郑晓的脸命令道。

  郑晓急忙从命,跪爬着拖鞋叼了过来,恭敬的跪伏在刘若心的脚下。

  「贱货!我要穿高跟靴!」刘若心气恼的一脚踢在郑晓的脸上,生气的骂道。
  「可是……」郑晓怯懦的回了一句,不过终究还是没敢说出口。

  「可是什么?说!」刘若心恼怒的命令道。

  「是,妈妈,儿子觉得……在家里穿拖鞋会更方便一点……」郑晓恭谨的小声说道。

  「滚!我就要穿高跟靴!你管得着吗?!」刘若心娇怒的吼道,「妈妈要穿什么鞋子,还要听你的吗?!」

  「儿子不敢!儿子不敢!求妈妈不要生气了!」郑晓急忙给刘若心磕头,哀求的说道。

  「贱货,拿着妈妈的拖鞋扇自己的嘴巴!直到扇出血来为止!」刘若心指着郑晓叼过来的拖鞋命令道。

  「是,妈妈,遵命!」郑晓急忙回答道,他现在可是战战兢兢的伺候着这位将他整个家庭踩在脚下任意蹂躏的小妖精,他最害怕惹怒刘若心,现在刘若心让他扇自己的嘴巴,虽然他知道自己将要承受很大的痛苦,但只要能平复刘若心的愤怒,郑晓觉得就算把自己的嘴巴扇烂了也是很值得的。

  「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卧室里,为了能够讨好到刘若心,郑晓扇的很用力,他的嘴巴渐渐变得麻木,拖鞋的鞋底每一次扇在自己的嘴上,都能带给他比上一次更加剧烈的疼痛,但他却不敢停手,因为刘若心一直在冷冷的注视着他,这让郑晓感到心胆俱颤,相比起身体上的受虐,他更害怕女神对他的精神上的折磨。

  郑晓的嘴角已经被鞋底扇的破裂,鲜血粘在鞋底上,染红了一大片,但刘若心没有喊停,郑晓就只能一直扇下去。

  「行了行了!还真把自己的狗嘴扇出血来了啊!」刘若心厌烦的说道,她看着郑晓拿着拖鞋掌嘴,真的扇出血来时,又让她觉得很心疼,「你不怕疼啊?不知道向我求饶吗?」她埋怨的说道。

  「儿子只敢执行妈妈的命令,又怎么敢向妈妈求饶啊?!」郑晓跪在刘若心的脚下,卑贱的说道。

  「切!」刘若心不屑的一脚蹬在郑晓的脸上,「笨狗!」她娇嗔的骂道,「笨狗!笨狗!小笨狗!」刘若心每骂一句,就踩一脚郑晓的脸,玉足上的香气吸进郑晓的鼻子里,让他的内心迷乱不已。

  「很眼馋是吗?」刘若心的玉足蹬在郑晓的鼻子上,诱惑的问道。

  「咕噜~!」郑晓努力的咽下一口唾沫,紧紧的盯着刘若心的玉足,却不敢多说话。

  「想不想舔?」刘若心娇声问道,她扭动着性感的脚踝,玉趾在郑晓的脸上不住的踩弄魅惑着。

  「嗯……」郑晓低声答道,他的下体已经坚挺无比,将裤子高高的顶了起来,刘若心的玉足撩弄的他如痴如醉,只要女神肯让他舔一次玉足,他愿意用任何代价来换!

  「就不给舔!」刘若心一脚踹倒郑晓,「哼!谁让你当初甩了我!现在我要好好的玩弄你,虐待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她看着倒在地上的郑晓,浪笑着说道。

  郑晓窘迫的从地上爬起来跪好,沉默着不敢说话,对于刘若心说出的任何话,他都不敢反驳,甚至连腹诽也不敢。

  「还不快去把妈妈的靴子叼过来!」看着郑晓顺从的样子,刘若心的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来。

  「是,妈妈!」郑晓赶紧回应道,然后爬向鞋橱,那里面摆放着郑晓的爸妈孝敬给刘若心的几百双美鞋。

  鞋橱很大,整整占了一面墙,郑晓爬到鞋橱前,将橱门拉开,顿时几百双美鞋美靴呈现在眼前,让他有些目不暇接,「妈妈,请问您喜欢穿哪一双高跟靴?」他恭敬的问道。

  「挑靴跟高的,然后你帮妈妈选一双叼过来吧!」刘若心坐在床上说道,她要穿高跟靴其实是有目的的,因为与拖鞋比起来,很显然是高跟靴更加性感妖艳,而她就是要在郑晓的面前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自己高贵撩媚的形象,所以当郑晓给她叼过来一双舒服的居家拖鞋时,她才会显的很生气。

  刘若心的最终目标,依然是郑晓,尤其是当她知道郑晓之前拒绝她的原因之后,对郑晓的好感更是大大的增加了,所以她就要趁着郑晓的父母不在的这段时间,把他搞到手,不过她之前被郑晓拒绝的恨意仍在,所以刘若心决定要先好好的玩弄戏谑他一番才行。

  被刘若心要求帮忙选高跟靴的郑晓顿时感到压力巨大,他很害怕自己选到了刘若心不喜欢的高跟靴,却不知道刘若心的本意就是让他选一双他自己最喜欢的高跟靴。

  郑晓无奈的看着鞋橱里琳琅满目的高跟靴,心里很是犯难,但最终还是为刘若心挑选了一双黑色的过膝高跟长靴,因为刘若心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必须选靴跟高的,所以他就挑选了一双防水台足有5厘米厚,而靴跟更是高达15厘米的高跟靴,凌厉细长的靴跟让他看着胆寒,而整体暗沉的黑色长靴更是让他的内心崇拜不已。

  郑晓担心自己的口水会沾到长靴上,所以不敢叼靴口,就把靴跟塞进自己的嘴中含了起来,但如果他手脚并用的爬行的话,长长的靴筒就会擦在地上,他觉得这样一定会惹怒刘若心,于是就只用膝盖跪行,而他的双手则是恭敬的捧着靴筒,就这样跪行到刘若心的脚下。

  「噗嗤!你看看你的贱样!」刘若心被郑晓下贱的模样逗的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现在的郑晓正跪在她的面前,嘴里含着高跟靴的靴跟,由于担心掉落,他将靴跟插进自己的嘴里很深,直插到自己的额头顶在了靴底,而他的鼻子则正好嵌在靴跟与靴底之间的三角形空隙中,吸入鼻孔的全是高跟靴靴底的味道,而他的双手则是恭敬的捧着靴筒,等待着刘若心的玉足圣临。

  透过靴底的缝隙,郑晓看到刘若心笑起来的娇媚模样,不禁两眼发怔,跪在那里呆住了,从下往上看着女神,竟是如此的高贵魅惑,让郑晓只能生出无限的膜拜之情。

  「看什么看!踩瞎你的狗眼!」刘若心踢了郑晓的下巴一脚,娇嗔的骂道,「把妈妈的靴子放好,给妈妈穿丝袜!」她指着脱在一边的黑丝长筒袜命令道。
  被刘若心一脚踢腥的郑晓连忙将嘴里含着的高跟靴恭敬的摆放在地上,然后将手伸向黑丝袜,但即将碰到丝袜时却又急忙收手,抬起头询问的看向刘若心。
  「算你知道好歹,用嘴含着丝袜,给妈妈穿上吧!」刘若心命令道。她知道郑晓是在请示她是否可以用手触碰她的丝袜,原本刘若心也没这方面的想法,但既然郑晓问了,她当然也不介意给他添一点麻烦喽。

  郑晓无奈,只好用嘴含起一只丝袜的袜口,套在刘若心的白嫩玉足上,一下下的向上套着,而刘若心则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郑晓的服侍,因为是用嘴巴穿袜子,以至于郑晓的舌头时不时的会舔在刘若心的美腿上,逗的她咯咯直笑,而给女神用嘴穿袜子的郑晓则是窘迫的满脸通红。而让他更加难堪的是,虽然他不是故意舔刘若心的美腿,但舔过之后,他的下体却不由自主的挺立起来,每次舔在女神的玉腿上,那种温润如玉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郑晓一边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不让自己的舌头舔在刘若心的玉腿上,而另一边却在心里暗暗的盼望着自己会再一次不小心的舔在上面,这让郑晓的内心纠结不已,而他的下体却在纠结中膨胀的越来越大,将他的裤子顶的高高隆起。

  随着黑丝袜缓缓的套向刘若心的大腿,郑晓舔在女神腿上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了,惹的刘若心咯咯的笑个不停,而当郑晓将丝袜套在女神的大腿中央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拱进了刘若心的胯下,那股撩媚的气息被他吸进鼻孔,让他酥痒的心胆俱颤。郑晓怯懦的停了下来,再往上就是女神的私处,没有女神的命令,他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前进半步。

  「继续啊!都舔到这儿了,怎么不继续舔了?」刘若心娇笑着说道,但当她说完时,却自知说错话了,娇羞的俏脸腾的红了起来,因为她之前是命令郑晓用嘴给她穿丝袜,但她现在却在享受着郑晓从她的玉足一路舔到她的大腿,这让刘若心有种奸计暴露的感觉。事实上,她早就知道郑晓用嘴给她穿丝袜的话,一定会一直舔上来,这也是她临时决定要让郑晓用嘴给她穿丝袜的原因。

  不过郑晓可不敢揣测女神的心思,他在得到刘若心的命令后,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含着丝袜往她的大腿上套弄着,终于在舔遍女神的大腿之后将这只丝袜穿在了刘若心的玉腿上,郑晓胆战心惊的从刘若心的胯下抽出自己的脑袋,然后在刘若心不住的浪笑声中,将另一只丝袜也穿在了女神的美腿之上。

  「嗯~!不错!以后妈妈的丝袜就用你的舌头来穿了!」刘若心满意的说道,但她立刻又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不不,是用你的嘴巴来穿!哎呀无所谓了,反正我对你和你的家庭都拥有绝对支配权,你就算对我有意见也不敢说出来,是吧?」她坐起来身来,踢了踢郑晓的脸说道。

  「儿子怎么可能对妈妈您有意见啊!」郑晓急忙辩解道。

  「嗯?没有吗?可我看着怎么像是有很大的意见呢?」刘若心说着,突然一脚踩在郑晓的roubang上,用力的碾着,「都胀的那么大了,还说对我没意见?」

  「啊~!」郑晓的脸顿时变得通红,他想捂住自己的下体,但现在刘若心的黑丝玉足正踩在那上面,让他只能鼓胀着roubang承受女神的蹂躏践踏。
  「贱货,把你的裤子脱了,让妈妈看看你的意见有多大!」刘若心一脚蹬在郑晓的胸膛上,将他踹倒在地,高傲的命令道。

             第三章、高跟靴踩射

  郑晓趴在地上尴尬无比,但他还是依从刘若心的命令,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

  当裤子褪下来的那一刻,硕大挺立的roubang就这么直直的伸着,指着刘若心。郑晓满脸通红的跪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哟~!这是不服管教啊!」刘若心看着坚挺的roubang娇声笑道,「喜欢妈妈用丝足给你踩射,还是穿上高跟靴再把你踩射?」黑丝玉足踩在郑晓挺立的roubang上轻轻的摩挲着,刘若心娇媚的问道。

  「随,随妈妈的喜欢就好……」郑晓赤红的双脸低着头回答道。刘若心的玉足踩在他的下体,让他感到全身酥软,恨不得立刻就射出来,他努力的忍着内心的冲动欲望,艰难的等待着刘若心的决定。

  「哼!随我的喜欢吗?那好呀,妈妈决定不让你射!」刘若心轻哼一声,一边更加用力的踩弄着脚下的roubang,一边戏虐的说道。

  「啊!」郑晓失望的惊呼一声,但他又不敢违抗刘若心的命令,只得继续忍受内心的煎熬,「是,妈妈,儿子遵命!」他唯唯诺诺的回答道。

  「你没有在心里骂我吧?」刘若心看着郑晓失落的表情,偏着头媚笑着问道。
  「没没没!儿子怎么敢?!」郑晓急忙辩解的说道。

  「咯咯咯,没有就好!妈妈可是很爱护儿子的!这样吧,你给妈妈穿上高跟靴,妈妈把你踩射一次!」刘若心决定给郑晓一点甜头,于是她抬起玉足冲向郑晓的脸,命令他给自己穿上高跟靴。

  「是,遵命!妈妈!」郑晓激动的给刘若心磕头,连忙用嘴叼起高跟靴的靴口,想为刘若心穿靴,但高跟靴跟丝袜可不同,他之前用嘴含着丝袜可以慢慢的为刘若心穿上,但用嘴含着高跟靴就很难穿了。郑晓弄的满头是汗,却仍旧不容易给刘若心穿上长靴。

  「真是笨死了!」刘若心不满的埋怨道,她婉转着玉足配合郑晓,想要伸进靴筒,但穿的却不是很舒服,「把靴跟含在嘴里,让妈妈踩着你的狗脸穿上吧!」她冷傲的命令道。

  「是,妈妈!」郑晓急忙遵命,他将一只长长的靴跟插进自己的嘴里,仰起脸等待着刘若心穿靴。但他等了很久,却仍旧没见到刘若心将玉足伸进来。
  原来刘若心一直在玩味的欣赏着郑晓含着靴跟恭敬的等待的样子,心想如果能天天让这个贱货这样给自己穿靴,该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啊!

  刘若心现在也想开了,如果当初她没有被郑晓拒绝的话,那她现在也没有机会发掘出郑晓的下贱内心,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现在的刘若心,玩的很开心,她要将郑晓调教成一个足够下贱的奴隶,最好是天天跪在她的脚下摇尾乞怜,哭求她的宠幸!

  「咯咯咯,」刘若心被自己的想法逗的娇笑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笑意。她将玉足伸进长靴的靴筒,扭动着性感的脚踝慢慢的往里钻着,直到在郑晓的脸上踩实,她故意重重的踏了几下,听着郑晓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刘若心感到无比的愉悦和兴奋。

  穿上长靴,拉好拉链,刘若心将玉足踩在郑晓的下体轻轻的踩弄着,郑晓不敢躲闪,任凭刘若心的玉足随意玩弄他的下体,他将女神的另一只长靴的靴跟插在嘴里,侍奉刘若心穿上第二只高跟靴。

  而当第二只高跟靴穿上之后,刘若心却没有急着将靴跟从郑晓的嘴里抽出来,而是就这么踩在他的嘴里慢慢的抽插起来。

  「呜呜呜!」郑晓痛苦的哀嚎着,高跟靴的靴跟足有15厘米,刘若心将它全部插进里郑晓的嘴里,靴跟底端深深的插了进去,直接插进了郑晓的喉咙里,让他有种要呕吐的冲动,难受的郑晓止不住的淌出眼泪来。

  「啊~!」刘若心却是十分享受,她缓缓的在郑晓的嘴里抽插着靴跟,而另一只玉足则是踩在郑晓的下体,坚硬冰冷的靴底使劲的蹂躏着那个坚挺粗大的roubang,时不时的发出咯咯的娇笑声。

  「呜呜呜呜!」高跟靴在郑晓的嘴里抽插的越来越快,而郑晓的哀嚎声也渐渐连成一片,痛苦而又亢奋,他的下体在刘若心的靴底的踩弄下变得越来越大,坚挺的顶在靴底,挠的刘若心的脚心痒痒的。

  「咯咯咯,儿子的roubang顶的妈妈的脚底好痒啊!」刘若心嬉笑着说道,「哼!竟敢欺负妈妈,看我不把你踩烂!」她娇怒的骂道,然后将脚下的roubang狠狠的蹂躏起来,靴底在粗壮的roubang上飞快的搓弄着。
  「啊~啊~啊~!」郑晓含糊不清的叫着,他的嘴巴被细长尖利的靴跟疯狂的抽插着,下体被性感魅惑的靴底飞快的搓弄着,让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亢奋,他大口的呼吸着,享受着刘若心的艹弄和践踏,在靴底赐予的屈辱中达到了兴奋的最高潮!

  「哧哧哧~!」一股股粘液倾泻而出,射出足有两三米远,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溅射在墙上和地上。

  「哈哈哈哈哈!贱货!用力的射!全都给我射出来!射死你这个贱货!」刘若心放肆的狂笑着,靴底不住的踩着不断喷溅的roubang,每当她的靴底踩下一次,roubang的道口就被她踩的张开,喷出一股粘液。

  在喷射了二十多次之后,郑晓的roubang终于萎缩下来,它怯懦的慢慢缩短,似乎是想要偷着从刘若心的靴底溜走。

  「爽够了就想逃?!」刘若心娇怒的骂道,生气的一脚重重的跺在郑晓的下体,将roubang中仅剩的那一点点残留粘液也踩的挤压出来。

  「嗷~!」郑晓疼的惨叫起来,他感觉自己的roubang仿佛已经被刘若心的靴底踩断,完全的陷进了肚子里,疼的他不住的哀嚎。

  「啊!」听到郑晓如此惨厉的哀嚎,刘若心又心疼起来,她禁不住轻呼了一声,玉足颤抖了一下,从郑晓的下体抬起来,靴跟也从他的嘴里抽了出来,但是她转念一想,郑晓现在就是自己脚下的一条贱狗罢了,干嘛要对他这么好?
  「哼!让你当初拒绝我!现在你就是活该被踩!你说是不是?」刘若心叉着小蛮腰,生气的说道。

  「是!妈妈!」郑晓喘着粗气,忍着下体的剧痛回应着刘若心。

  「哼!」刘若心重重的哼了一声,对郑晓略显敷衍的回答有些不开心,「总之都是你的错!对不对?!」她蛮横的说道。

  「是,妈妈!都是儿子的错!求妈妈不要生气了!」郑晓下体的疼痛减轻了一些,他挣扎着跪倒在刘若心的脚下,卑贱的给她磕着头,乞求刘若心的原谅。
  可郑晓如此卑贱的表现却又让刘若心纠结了,她觉得郑晓现在已经足够崇拜自己了,如果她现在撕毁那张与郑国杨的结婚证,刘若心相信只要她愿意,郑晓一定会立刻与她结婚的。她之前之所以命令郑国杨和张凤艳离婚,然后又与郑国杨领了结婚证,无非就是想向郑晓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她可以任意驱使他的父母做任何事情,为的就是逼着郑晓跪倒在她的脚下来服侍她,即便是郑晓并非心甘情愿,但在巨大的压力下,她相信郑晓也不得不屈从于她的淫威。

  但是现在,郑晓已经让她调教的完全服从于她,也完全属于她了。现在刘若心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这种服从深深的刻进郑晓的骨子里去,让郑晓一生一世的服从于她。只是在加深奴性的这段时间里,郑晓其实已经是刘若心的私人物品了。对于自己的私人物品,刘若心会玩弄践踏,会羞辱虐待,但也会小心的保护着,不要玩坏了才好,毕竟是她自己的东西,她不爱护,谁来爱护呢?

  「我……勉强原谅你了!」刘若心嘟着嘴,不情不愿的说道。

  「儿子跪谢妈妈!」郑晓感激的说道。

  「以后不要再叫妈妈了,叫主人吧,而你呢,就是我脚下的贱奴了,我会好好的爱护你的,当然,更多的会是践踏虐待你,你愿意吗?」刘若心看着郑晓,期冀的问道。

  「儿子……不不,主人!贱奴愿意!」郑晓深情的答道。

  「哼!连点形式性的抵抗都没有就被俘虏了吗?」刘若心轻蔑的一脚蹬在郑晓的脸上,娇嗔的埋怨道,她拿起手机拨通了郑国杨的电话。

  「喂?郑国杨吗?你儿子已经成为我的奴隶了,现在你跟你那个骚货可以回来了!」刘若心随手挂断电话,看了郑晓一眼,「我对你父母这么不尊敬,你是不是不开心?」

  「随,随主人喜欢就好!」郑晓卑微的答道,说实话他对于刘若心对他父母的态度,心里确实有那么一点抵触,但这与他对刘若心的崇拜之情比起来,真的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了。

  「好吧,那为了让你心甘情愿的服侍我,主人就告诉你实情吧,其实你的父母在房事上一直不是很美满,但当他们遇到我之后,在我的鞭打与践踏之下,让他们体会到了久违的畅快感觉,现在你的父母已经视我为女神,真的是想尽了各种办法要把我留下来,其实无论是我糟践你的父母,还是我要把你搞到手,都可以说是你的父母非常希望看到的事情。至于我与你的父亲领结婚证的事情,不过是向你证明,我可以在这个家里为所欲为,逼着你跪倒在我的脚下罢了,那张结婚证随时可以撕掉!」刘若心幽幽的解释道,她特别提到了结婚证的事情,是不想让郑晓误会什么。

  郑晓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他现在浑身燥热,他觉得女神似乎要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

  「干嘛?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说话也没用!等你爸妈回来之后,就是咱俩领证的时候了,哈哈!」刘若心兴奋的说道,「你愿不愿意呢?不过无所谓了,你敢不愿意吗?」她轻蔑的踢了踢郑晓的嘴巴说道。

  「贱奴怎,怎么会……,只,只是贱奴怕玷污了女神的圣洁!」郑晓激动的眼泪流出来,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没关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把你当人看的!」刘若心高傲的说道,一把将郑晓的脑袋拽了过来。

  郑晓顺势扑倒在刘若心的黑丝玉腿上,闻着主人美腿上的芳香,他感到自己整个人都醉了。郑晓偷偷的伸出舌头舔了刘若心的大腿一下,然后又急忙收回去,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女神的反应。

  「小贱奴不乖!该打!」刘若心攥起粉拳,娇怒的捶打在郑晓的脑袋上,咯咯的娇笑不止。

  两个相爱的灵魂深深的偎依在一起,在这个圣诞节来临之前的冬日里,又多了一对相守终生的主奴之恋。

               (大结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